歡迎光臨本站~

他好似一隻孤鷹站在頂樓的圍牆上,俯瞰著下方這罪惡的城市。他深深吸了一口氣,奮力一躍...

※ ※ ※ ※

「趙丞斌,你剛才在頂樓幹嘛?」趙丞晟推門進來問道。

「什麼東西?」趙丞斌心不在焉的說。

「不要裝傻,趙丞懿剛才都看到了。」趙丞晟說。

「然後呢?」趙丞斌繼續低著頭做著自己的事。

「你最近怎麼了啊?」趙丞晟問道。

「沒有啊。」趙丞斌說。

「你以為你騙的過一個心理醫生嗎?」趙丞晟走到書桌前說。

「我沒有騙你啊。」趙丞斌終於抬起頭來看著他的大哥。

「趙丞棻說上次我們全家去吃飯的時候你自己跑去頂樓不知道幹嘛,趙丞聿說你最近常在學頂樓晃來晃去,趙丞庠說他最近晚上熬夜的時候常常聽到你在睡夢中大喊,媽說最近常常找不到你。你到底怎麼了?」趙丞晟蹲了下來用雙手把趙丞斌轉了過來。

「我說過了,我沒怎樣。」趙丞斌揮開了趙丞晟的手說道。

「跟哥講,哥一定會幫你解決的啊!你以前只要有事都只找我講不是嗎?」趙丞晟說。

「我沒事。」趙丞斌說。

趙丞斌看到趙丞晟正準備開口便馬上說:「我有點累了,我要睡了。」

「喔,那...我不吵你。」趙丞晟說完便轉身離開房間。

※ ※ ※ ※

趙丞斌一推開房門,趙丞庠和趙丞懿都在裡面。

「三哥,今天大哥把房間換了。現在我和二哥睡同一間,所以你的東西都搬到隔壁去了。」趙丞懿說。

趙丞斌把房門掩了起來,走到隔壁房門口,敲了兩下便走了進去。

「你回來了啊?」趙丞晟坐在椅子上轉了過來。

趙丞斌悶不吭聲的放好背包,在他的書桌前做了下來。

「你到底怎麼了?到底可不可以說出來啊?」趙丞晟激動的說。

「有心理醫生問人問題的時候這麼暴力的嗎?」趙丞斌淡淡的說。

「我只是關心你,畢竟我是你哥啊!你自己也承認我是家裡最了解你的人。」趙丞晟說。

「那你想要什麼答案?你想要輔導我嗎?」趙丞斌冷冷的說。

「不是,你可不可以不要防衛心那麼重。」趙丞晟撇了撇頭說。

「需要看心理醫生的人十之八九都有很厚的一道心牆,不是嗎?」趙丞斌冷笑了一聲。

「我說過了,我是你最信任的人,你的防衛心可以收起來。」趙丞晟說。

「那你猜我在想什麼啊?」趙丞斌不耐煩的開始做起自己的事。

「跟我聊天的人有很多種,有性工作者、曾經被性侵的女學生、強姦犯、性別認同障礙的男生、憂鬱的女大生、想離婚的婦女、雙性戀、蕾絲邊、男同志...」

「匡噹」一聲,趙丞斌把手一滑,筆便掉到了地上。

「怎麼了嗎?」趙丞晟緊張的轉過身來問。

「沒...沒事。」趙丞斌慌張的把筆撿起來,把頭埋進了書堆中。

趙丞晟走了過去一把將他轉了過來,「看著我。」他溫和的說。趙丞斌撇開頭去故意不想正視他大哥的眼睛。

「看著我!」趙丞晟用力的搖了搖趙丞斌大聲吼道,趙丞斌不得不轉過頭來。

「你...是同性戀,對不對?」趙丞晟講著講著自己也哽咽了起來。

「我...」趙丞斌吸了吸鼻子,淚水再也止不住而潰堤。他抱住了趙丞晟大哭了起來,趙丞晟一時慌了手腳只好一直不斷的拍著他的背。

「趙丞晟,你在吵什麼啊?」媽媽開了門探進頭來生氣的問道。

趙丞斌趕緊鬆開抱住大哥的雙手,背對著門把眼淚擦了擦。

「喔...沒事...只是講話比較大聲。」趙丞晟趕緊想了個理由。

「沒事就好。」媽媽關上房門後,趙丞晟嘆了口氣坐到了床上。

「來,大哥抱。」趙丞晟張開雙臂說道,趙丞斌則投入他的懷中。

「之前幹嘛不說啊?」趙丞晟問。

「我怕...」

「怕什麼?跟媽說嗎?哥永遠都是站在你這邊的。你哪一次有事情不是哥幫你處理的好好的?」趙丞晟輕拍著他的背說。

「嗯...」趙丞斌輕輕的應了一聲。

「你為什麼會發現你...呃...喜歡男生?」趙丞晟問。

「你...真的要我講嗎?」趙丞斌小聲的問道。

「有什麼不能講的啊?我可是個心理醫生,只要你講的出口我一定可以幫你解決。」趙丞晟說。

「那恐怕你沒辦法幫我解決這個問題了。」趙丞斌的聲音更小了。

「你就說說看嘛。哥盡量幫你想辦法啊!」趙丞晟說。

「因為我...發現我...喜歡...你。」趙丞斌好不容易才中嘴中擠出這幾個字,趙丞晟整個人便僵住了。

「我...我不...不知道...」趙丞晟過了好一段時間才回過神來。

「那你可以讓我喜歡嗎?」趙丞斌小聲的問道。

「我...可以,但是我...」

「我知道,我...愛上了一個...不該愛上的...人。你只要...讓我...安安靜靜的...待在你旁邊...就...好了。」趙丞斌說。

「你沒有不該愛上我,哥一直都很愛你啊!」趙丞晟把弟弟摟的更緊了。

「我知道。」趙丞斌說。

「好了,去睡吧。」趙丞晟鬆開了趙丞斌推著他說。

「你...可以...抱著我...睡嗎?」趙丞斌猶豫了一下,但還是說出了口。

「那好吧。」趙丞晟嘆了口氣說道。

「去把門鎖起來,免得媽看到不高興。」趙丞晟吩咐道。

「喔。」趙丞斌把門鎖了起來也順便關了燈。

「好了,大哥抱。」趙丞晟把趙丞斌抱了起來躺上床。

「哥...」幾分鐘後,趙丞斌叫了大哥一聲。

「嗯?」

「我可以...和你的身體再...再靠近...一點嗎?」趙丞斌膽怯的問道。

趙丞晟噗哧一聲的笑了,他說道:「沒想到我的三弟是個小受啊!」

「我...」

「不錯啊,喜歡猛男沒什麼不好。」趙丞晟脫去上衣說道。

「我...」

「好了,快睡吧。」趙丞晟噓了一聲,又再度抱緊他。

※ ※ ※ ※

「吃飯了!」媽媽大喊道。

趙丞斌走到餐桌旁找了個最邊邊的位置坐了下來。

「趙丞晟,現在工作怎麼樣了啊?」媽吃了一口飯問道。

「就那樣啊,還能怎樣。」趙丞晟敷衍的回答道。

「那趙丞聿妳科系填的怎麼樣了?」媽問道。

「讀醫啊。」趙丞聿說。

「那妳二哥最近還有沒有在學校裡面亂來?」媽繼續提出問題。

「我乖的很好嗎?」趙丞庠提出了抗議。

「是嗎?那你科系填什麼?」媽狐疑的看了他一眼。

「台大建築系。」趙丞庠繼續狼吞虎嚥了起來。

「那就好,還好沒跟你大哥一樣,填什麼心理系。都上台大了幹嘛不選別的。」媽瞥了趙丞晟一眼說道。

「我現在也是醫生啊。」趙丞晟不滿的說。

「隨你便。那趙丞懿你跟你妹基測準備的怎麼樣了?」媽換人問道。

「小哥每天在學校都在那邊胡搞瞎搞。」趙丞棻搶著說道。

「我至少上建中數理資優班了好嗎?哪像妳免試才上附中而已。」趙丞懿反駁道。

「妹啊,你真的要拚基測啊?」媽問道。

「我要的是北一女。」趙丞棻說。

「晚上唸書不要唸太晚,知道嗎?」媽關心道。

「知道啦。」趙丞棻說。

「趙丞斌,那你大學打算讀哪啊?某科技大學嗎?」媽的口氣突然一變,對著趙丞斌說道。

「我會再努力。」趙丞斌小聲的說。

「你哪一次不是這樣講的啊?」媽媽瞟了他一眼說道。

「媽,三弟他已經很努力了。妳就不要再逼他了嘛。」趙丞晟趕緊出來為弟弟說句話。

「你,不要插嘴。」媽對著趙丞晟說道,趙丞晟只好悻悻然的繼續低頭吃飯。

「不是我故意刁難你,你現在高二了,你自己也清楚你在這個家裡面...」

「碰」的一聲,趙丞斌把筷子重重的摔在桌上站了起來。

「怎麼?才叫兩句就不高興了?」媽媽也放下碗筷站了起來。

「我受夠了。」趙丞斌冷冷的說,說完便往玄關衝去。

「媽!妳這是在幹什麼?」趙丞斌還可以聽到飯廳中大哥憤怒的聲音。

「我怎樣了?你每次都這樣護著他,遲早會出事的,你知道嗎?」媽媽的聲音聽起來也十分憤怒。

趙丞斌不顧一切穿好鞋子,用力甩開門便衝了出去。他衝下了五層樓的樓梯,衝出了大樓,衝出了社區,衝過大街小巷,直到看見前方的小公園才停下腳步喘氣。滂沱大雨淋的他全身濕透了,他無助的在公園內濕濕冷冷的板凳上坐了下來。

「趙丞斌!趙丞斌!」趙丞斌聽到了大哥的聲音。

「趙丞斌,找到你了。」趙丞晟跑了過來喘著氣說道。

「好了,沒事了,大哥抱。」趙丞晟蹲了下來緊緊摟住他,趙丞斌可以感覺到大哥全身也都濕透了。

「走,跟大哥回家。」一會兒後,趙丞晟又站了起來拉住他的手說道,趙丞斌卻仍坐在板凳上一動也不動。

「不要這樣嘛,媽她也是關心你,她...」

「她關心我?她最好是!你,我們家的長子,我的大哥,一個成功的心理醫師,而且還是跳考生;二哥,台大的準大學生;大姐,校排前10的醫學院學生;弟是建中數理資優班的準高中生;妹是校排前20的資優生。我呢,家裡面第三個兒子、第四個小孩,你知道被夾在中間很痛苦嗎?尤其你們都這麼優秀,我只是一個成績全班倒數的人。每天都要這樣被比較,我真的受夠了!」趙丞斌終於忍不住爆發了出來,他站起來揮開大哥,趙丞晟被弟弟的突然爆發下的後退了幾步,他從沒聽過他講過那麼多話。

「對不起,我...我不知道你...過的這麼辛苦。」趙丞晟抱住了濕淋淋的趙丞斌,輕輕的拍著他的背說道。

「心情好一點了吧。走,跟大哥回家。」一會兒後,趙丞晟握緊趙丞斌的手說道。

「嗯。」趙丞斌猶豫了一下,但最後還是點了點頭。

 一路上,趙丞晟緊握著趙丞斌的手不再開口,趙丞斌也乖乖的跟在後方。到了家門前,趙丞晟停下腳步說道:「如果等下媽說什麼都不要回話,知道嗎?」

趙丞斌緩緩的點了點頭。趙丞晟繼續說道:「你等下就先去洗澡,大哥洗完澡後會陪陪你,好不好?」

趙丞斌又點了點頭,趙丞晟輕輕的開了門。大廳是一片昏暗,趙丞斌躡手躡腳的回到房間,拿了衣服就往浴室走去。

「你們兩個!現在幾點了知道嗎?」媽媽的聲音傳了出來。

「快點進浴室!」趙丞晟輕聲的催促著趙丞斌,趙丞斌趕緊進了浴室,把門關了起來。

「趙丞晟!你現在是怎樣?一直護著你弟亂來!」媽媽憤怒的聲音從浴室外傳了進來。

「媽,拜託妳,不要一直針對三弟嘛。他也很努力了啊,只是比較...不聰明一點啊。他上面有優秀的哥哥姊姊,下面的弟弟妹妹也很出色,他其實過的很辛苦。妳不覺得他都不講話嗎?」趙丞晟說。

「你不要跟我來這一套!平時你最寵你三弟,他安靜是他的個性,跟聰不聰明一點關係都沒有。他只是不努力罷了,你不要再為他講話了。」媽媽說道。

「他很努力,只是你沒看見而已。他...」

「好!停!你一個心理醫生,我講不過你!」門外傳來媽媽離開的腳步聲。

※ ※ ※ ※

「哥?」

「我還沒睡。有什麼事?」趙丞晟問了問懷裡的弟弟。

「媽她為什麼那麼討厭我?」

「她不是討厭你,她是愛之深,責之切。」

「可...」

「好了,你淋了一整晚的雨,早一點睡吧。」趙丞晟打斷了趙丞斌的話說道。

※ ※ ※ ※

「回來了啊!來!快坐下來吃飯。」媽對著剛進門的爸說道。

「這次出差怎麼樣?」媽問道。

「很順利,黃老闆說要介紹女兒給我們家兒子做女朋友。」爸說道,媽第一個看向趙丞庠。

「看我幹嘛?大哥也沒有女朋友啊!」趙丞庠趕緊推辭。

「你大哥年紀比人家女兒大太多了。」媽說道。

「我不行。」趙丞庠緊張的說。

「為什麼?趙丞庠,你老實招來喔,你是不是有女朋友了?」媽問道。

「他早就有了啦,全校都知道。」趙丞聿在一旁說道。

「好啊。趙丞庠,你等下完蛋了。」媽說,接著便看向趙丞斌,趙丞斌則繼續低頭吃著飯。

「趙丞斌,那就你了。」媽說道。

「我...不要。」趙丞斌小聲的說。

「怎麼?你也有女朋友了啊?」媽懷疑的問道。

「三弟怎麼可能會找的到女朋友啊。」趙丞庠笑道。

「我...」

「媽,我看小哥搞不好有喜歡的人喔。」趙丞懿說。

「搞不好是個大帥哥喔。」趙丞棻也在一旁瞎起鬨。

「你們不...不要在那邊亂...亂講喔。」趙丞斌紅著臉說。

「趙丞斌,你幹嘛臉紅啊?」趙丞聿問道。

「趙丞斌,我先告訴你!你如果是同性戀的話你就給我滾出家門喔!」媽拍了桌子站起來指著他說道。

「對!同性戀就不是人!滾就滾!誰稀罕啊!」趙丞斌衝動的站了起來吼道。

「趙丞斌!你這是在做什麼?」爸疾言厲色的喝斥道。

「我就是喜歡男生!怎麼樣?你打死我啊!」趙丞斌憤怒的說。

「好!我就打死你!」媽惱羞成怒的拿起水槽中的菜刀說道。

「媽!不要衝動!菜刀先放下!」趙丞晟趕緊站了起來。

「你走啊!走了就不要再回來了啊!我看你能走到哪裡去!」爸的臉色極為難看,他對著趙丞斌咆哮道。

「好!既然你們那麼想要我走,那我就走!」趙丞斌頭也不回的出了家門,來到公園內晃蕩。

「趙丞斌!」趙丞晟一路追了過來喊道。

「趙丞斌!你這麼衝動做什麼啊?」趙丞晟聲音微微顫抖的說道。

「那是他們說的太過分,干我什麼事。」趙丞斌冷冷的說。

「算了,哥給你找個地方住好了。」趙丞晟說。

「對...對不起...」趙丞斌小聲的說。

「算了,沒事了,走吧。」趙丞晟拉住趙丞斌的手說道。

※ ※ ※ ※

「哥,這裡是?」

「我前陣子買的一間小套房,你就先住這邊好了。」趙丞晟嘆了口氣說道。

「喔。」趙丞斌低聲應了一聲。

「我不會跟媽說你在哪裡的。」趙丞晟說。

「謝...謝謝。」趙丞斌有點心虛的低下了頭。

「學校喔,你就先休學好了。」趙丞晟說。

「嗯。」

「你就聽大哥的,先在這邊住下來,其他事情到時候再說好嗎?」趙丞晟蹲了下來抱了抱趙丞斌。

「那大哥就先回去了。」趙丞晟站了起來說道。

「自己要好好照顧自己喔。大哥找時間會來陪陪你,有事就到我診所來找我。」

※ ※ ※ ※

「小老弟,怎麼會到這邊來啊?」趙丞斌身後突然出現一個男人的聲音。他猛然的轉身,後面站著一位留著絡腮鬍的大叔。

「這麼晚了,到這公園來做什麼?」大叔問道。

「沒...沒什麼...」趙丞斌有點恐懼的說道。

「不用害怕,我不會對你怎麼樣啦。」大叔說道,趙丞斌的情緒稍稍平復了下來。

「要不要我帶你去一個地方?」大叔問道,趙丞斌又開始緊張了起來。

「不...不用了...」趙丞斌緊張的說。

「看你這個樣子,被趕出家門了吧。」大叔說道,趙丞斌則沒有回話。

「看樣子,我是說中了吧。」大叔笑著說道。

「你們這種小孩啊,我見多了,說起來也真是可憐啊。」大叔嘆了口氣說。

「這附近有間酒吧,如果你想去見識看看你以後可能的生活,那就跟我來吧。」大叔轉身往公園外走去,趙丞斌猶豫了一下,但還是跟了上去。

走了大約十分鐘,大叔在一棟破爛的公寓面前停了下來。他看了看趙丞斌,問道:「你成年了嗎?」

「成...成年了...」趙丞斌心虛的說。

「那就跟我上去吧。」大叔踏上嘎吱作響的破木梯,來到二樓的一戶人家前,這戶人家的紗門早已破爛不堪。大叔在門上敲了六下。

「魁星。」一個聲音從門後傳了出來。

「棘翼。」大叔說完,門便嘎一聲的開了。

「黃叔,前門不走,走這後門幹什麼啊?」剛才的聲音問道。

「小東,我給你們帶了一個新員工來。」黃叔說。

「是嗎?」小東打量著趙丞斌。

「白白淨淨的,如果他願意的話,就讓他去掌吧台吧。」另外一位男子從隔壁走了過來。

「老闆,新員工控制的了吧台嗎?」小東懷疑的問道。

「現...現在是...是什麼狀...狀況...」趙丞斌低聲的問黃叔。

「幫你介紹個工作啊。被趕出家門,又未成年,又是個同志,不來林老闆這,你能去哪兒啊?」黃叔說道。

「我...我成...成年了...了啊...」趙丞斌心虛的辯道。

「去去去!你們這種孩子啊,我看多了。如果我沒猜錯的話,你現在應該快滿十八了吧。」黃叔看著他說,趙丞斌則低下頭不講話。

「來這邊給林老闆照顧,有什麼不好啊?」黃叔繼續說道。

「我大哥會養我的。」趙丞斌說。

「那你就打算讓你大哥養一輩子啊?」黃叔說。

「至少現在可以先這樣啊。」趙丞斌反駁道。

「來這邊賺點零用錢,也比關在你大哥家裡好上千萬倍不是嗎?」黃叔繼續嘗試著說服他。

「我大哥如果知道我亂跑的話,他會生氣的。」趙丞斌趕緊想了一個理由。

「那你就先做幾天,如果你大哥真的氣了,不幹就好了嘛。」黃叔說。

「可...」

「你的一生不是為你大哥而活啊,說句老實話,我這麼做的確很對不起你的大哥,甚至有可能害了你。但你們這些孩子的命就是這樣啊。」黃叔嘆了口氣說。

「我...」

「欸!小老弟,林老闆很照顧人的。就先來做幾天看看嘛,我們正好缺人啊。」小東也在一旁幫腔。

「那...好吧...」

※ ※ ※ ※

「哥?」

「嗯?」趙丞晟咬著麵,抬起頭來看了看趙丞斌。

「你今天可以陪我睡嗎?」趙丞斌小聲的問道。

「呃...好吧。」趙丞晟嘆了口氣說,他拿出手機撥了撥電話。

「媽,我丞晟啦。我今天診所晚上有點事,所以不回家囉。」趙丞晟說。

「謝...謝謝...」

「你開始懷念大哥結實的胸肌了嗎?」趙丞晟打趣的問道。

「有...有點...」趙丞斌紅著臉,低下了頭。

「還真被我說中了啊。」趙丞晟搖了搖頭笑道。

「哥,我可以問你一個問題嗎?」趙丞斌問道。

「問啊。」

「如果...我是說如果喔。如果...我去一個...呃...同志酒吧...工作的...的話,你...你會...會生氣嗎...」趙丞斌膽怯的問道。

「那是你的命吧。」趙丞晟嘆了口氣說道。

「照顧好你自己,不要在酒吧裡面受傷了,知不知道?」趙丞晟關心道。

「知道了。」趙丞斌低下頭說。

「去睡吧。」趙丞晟輕聲的說。

「陪我。」趙丞斌說。

「真拿你沒辦法。」趙丞晟把趙丞斌抱到了床上,滅掉了燈,躺了下來。

「哥?」

「又怎麼了?」

「如果我跟你索吻,你會怎麼樣?」趙丞斌小聲的問道。

「我看還是把你的初吻留給你的第一任男朋友好了。」趙丞晟拍著他的背說。

「那如果我想跟你有...」

「性關係嗎?你是真的有那麼喜歡你大哥嗎?媽應該把你生錯性別了。」趙丞晟說。

「好了。快睡吧。」

※ ※ ※ ※

一陣尿意湧了上來,趙丞斌醒了過來,趙丞晟依然熟睡著。趙丞斌上完廁所回來後再床前停了一會兒,他帶著一股興奮卻有些罪惡的感覺輕輕的吻了大哥一下。

※ ※ ※ ※

「小趙,怎麼樣?過了兩個月,習慣了沒有?」小東趁著空閒時間湊了過來問道。

「大概了。不過...」

「我知道你想問說的,接客的事林老闆是不會強迫人的。」小東說。

「可是...」

「那些想找你睡覺的人就給我來處理,你只管跟想聊天的客人聊天就好了。」小東說。

「喔,謝...謝謝你。」趙丞斌低著頭說。

「小趙!」

「喔!來了!洪老闆!」趙丞斌拿了一瓶白蘭地和兩個高腳酒杯往吧台的另一端走去。

「小趙啊!店裡面裝潢這麼漂亮作什麼啊?還有撞球桌勒!」洪老闆說道。

「當然是為了服務好客人啊!來!洪老闆!您最喜歡的白蘭地。」趙丞斌將酒杯斟滿了酒,推給了洪老闆。

「好小子!果然用心!今晚可不可...」

「這樣可不行啊!洪老闆!你也不是不知道我們家小趙是不跟客人睡的,今晚當然也不行啊!」小東趕緊過來替趙丞斌解圍。

「第四桌撞球台要十灌啤酒。」小東推了推趙丞斌說,趙丞斌則眨了眨眼表示感謝。

趙丞斌到準備室提了一打啤酒出來。這時,大門被推了開來。

「歡迎光臨!」趙丞斌喊道。他速速的將啤酒送到第四桌的客人那兒便回到大門前領著初來乍到的新客到吧台盡頭無人的地方坐了下來。

「先生,喝點什麼呢?」趙丞斌上下打量著眼前的這位客人一番,一身上班族的穿著,想必又是哪個有妻室的人下了班想來這邊放鬆放鬆。

「就來點啤酒好了。」客人說。

「好的,馬上來。」趙丞斌說。他熟練的撬開瓶蓋,從吧台下方掏出一個玻璃杯,斟滿後推給了客人。

正當趙丞斌轉身要去忙,客人開口問道:「能陪我聊聊嗎?」

「喔,好...好啊。」趙丞斌說著便為自己也斟上一杯啤酒。

「你想聊聊什麼呢?」趙丞斌問道。

「你叫什麼名字啊?」客人問道。

「小趙。」趙丞斌回答道。

「那你呢?」趙丞斌回問道。

「我叫林奕輝。」林奕輝說道。

「結婚了嗎?」趙丞斌隨口問道。

「同志,結什麼婚啊。」林奕輝笑道。

「為什麼會來這裡啊?」

「路過看看。」

「哪裡人?」

「日本。」

「幾歲了?」

「30整。」

「做什麼的?」

「GV演員。」林奕輝遲疑了一下,最後還是說了出來。

「為什麼會來台灣啊?」

「找工作。」林奕輝將空杯遞給了趙丞斌,趙丞斌又將它斟滿推了回去。

「那...」

「你現在是在對我身家調查嗎?」林奕輝問道。

「沒...沒有...我...我只...只是好...好奇問...問問...」趙丞斌驚慌的說。

林奕輝噗哧一聲的笑了出來,說道:「你跟我前男友好像。」趙丞斌則沉默不語。

「他也是小我很多歲,白白淨淨,長的很帥很可愛,我很喜歡他。」林奕輝說。

「那...那為...為什...」

「為什麼分手了啊?他過世了,被我害死的。」林奕輝嘆了口氣說。

「對...對不...對不起...」趙丞斌小聲的說道。

「他因為我媽的反對去跳樓了。」林奕輝低沉的說。

林奕輝沉默了一會而後,繼續說道:「不過那是好幾年前的事了。現在我在台灣找工作。」

「那你找到了嗎?」趙丞斌問道。

「今天去面試,不知道結果如何。」林奕輝說。

「好了,時間不早了,我該走了。謝謝你。」林奕輝塞了幾張鈔票給趙丞斌。

「不...不會...下...下次...再...再來...啊...」

望著林奕輝走出門外,小東湊了過來說:「趙丞斌!不錯嘛!」

另外一位員工──小龍也湊了過來起鬨道:「對啊!釣到一個很帥的熟男喔!」

「你...你們不...不要亂...亂講啦...」

「你乾脆就做他現任男友好了。」小東說。

「我...我先...先去忙了...」

※ ※ ※ ※

趙丞斌一推開門,小龍馬上就跑了過來說道:「小趙,你怎麼現在才來?那個林奕輝吵著要找你喝酒。」

「這麼急啊?今天怎麼這麼早就來了啊?」趙丞斌趕緊坐到林奕輝旁邊說道。

「想來看看你嘛。」林奕輝說。

「已經過一個月了欸,工作找的怎麼樣了啊?」

「今天我可以睡這嗎?」林奕輝突然問道。

「可以是可以啦,不過...」

「你可以陪我嗎?」林奕輝握住趙丞斌的手說道。

「我...」

「放心,我保證我不會對你怎麼樣。」林奕輝說。

「那...好吧,跟我來。」

趙丞斌領著林奕輝穿過撞球台到了後方的房間門口,林老闆突然叫住了他:「小趙啊!現在也開始要開房間了嗎?」

「沒...沒有...只是...只是要借...借他...住...住一晚...」趙丞斌結結巴巴的說道。

「注意不要讓自己身體受傷了啊。」林老闆好像沒聽到趙丞斌說話似的繼續說下去,接著便轉身離開。

「你今天就住這兒吧。」趙丞斌說。

開了門,一陣刺鼻的體味撲鼻而來。

「一定是小東剛才跟別人開了房間。」趙丞斌說。

「沒關係,進去吧。」林奕輝說。

兩人進了房間,趙丞斌把門上了鎖,拉了把椅子在床邊坐了下來。林奕輝脫去上衣,躺上床說道:「你不睡嗎?」

「我...坐著就好。」趙丞斌說。

「躺下來吧,我想...呃...抱抱你。」林奕輝說。

「不...不好意思...這...這樣不...不太...不太好...」趙丞斌驚恐的站了起來退到門邊。

「對不起喔,把你嚇著了。我不會對你怎麼樣啦。只想單純的回味一下過去戀愛的感覺。」林奕輝低聲的說。

「你的前男友跟我真的有那麼像嗎?」趙丞斌好奇的問道。

「就你這個身高、這個身材、這副長相、這種個性,你跟他真的很像。」林奕輝說。

「那...那好...好吧...」趙丞斌默默的在林奕輝身邊躺了下來,林奕輝伸出雙手抱緊了他。

「連觸感都一樣。」林奕輝輕聲的說。

「你叫什麼名字啊?」林奕輝問道。

「趙丞斌。」趙丞斌小聲的回答道。

「你也是。」趙丞斌小聲的說。

「我也是什麼?」林奕輝好奇的問。

「跟我大哥很多地方一樣。」趙丞斌說。

「你大哥?」

「嗯,我的親哥哥,我很喜歡他。」

「那...你喜歡我嗎?」林奕輝把趙丞斌的身子轉向他問道。

「我...」

「我好喜歡你。」林奕輝說著便開始吻起趙丞斌,趙丞斌沒有抗拒的躺在那兒。

林奕輝爬到了趙丞斌身上繼續激吻著他,正當他準備要脫去趙丞斌的上衣,卻被趙丞斌阻止了。

「等一下!」趙丞斌喘著氣說道。

「我...我沒有被...被肛過。」趙丞斌紅著臉說。

「試一次看看,反正你現在都已經是我的男朋友了。」林奕輝也喘著氣說。

「我...我還沒準...準備好...時...時間不...不早了...先睡吧...我...我會讓...讓你抱...抱著的...」趙丞斌羞怯的說。

「那好吧。」林奕輝擁著他說道。

※ ※ ※ ※

「今天又來喝酒了啊?」趙丞斌問道。

「我今天來有別的事,你們不是缺人嗎?我來應徵工作,順便來陪陪你。」林奕輝說。

「唉唷,小東哥,那邊怎麼那麼亮啊,把燈關小一點。」小龍從旁邊走了過去説道。

「我已經跟老闆講好了,明天開始上班。」林奕輝不理小龍說道。

「那麼跟我來吧。」趙丞斌說著便往後面的房間走去。

「要幹嘛?」林奕輝不解的問。

「做你做過很多次的那件事啊!」趙丞斌一邊說一邊把房間門打開。

「這麼急著要把自己的第一次獻出來啊?」林奕輝摟著趙丞斌的腰說道。

「今天晚上就當作我第一次接客。你順便給我實習一下。」趙丞斌說。

「接客?我怎麼可能讓我的小男友做那種事呢?」林奕輝一邊摟著趙丞斌進房間一邊說道。

「多賺一點嘛。」趙丞斌把房門關上並且鎖上。

「好好好,我不插手管。只是今晚,你是屬於我的。」林奕輝輕聲的在趙丞斌耳邊說道。

「那當然。」趙丞斌說完便伸手去解林奕輝的襯衫釦子。

「這麼飢渴的小受我還是第一次見到呢!」林奕輝笑著把外褲脫了下來。

兩人都褪去衣物後,林奕輝抱起了趙丞斌躺到了床上。兩人一邊激吻一邊在床上翻滾著,林奕輝喘著氣把趙丞斌壓到了身下。

「準備好了嗎?」林奕輝問道。

「等你啊。」趙丞斌說。

「我看...既然是第一次的話,我就戴套好了。」林奕輝說。

「你高興就好了。」趙丞斌說。

「急什麼嘛。我的前男友也沒你急。」林奕輝打趣的說。

「我沒有在趕你啦。」趙丞斌不太好意思的說道。

「好了啦,可以開始了。」林奕輝從外褲口袋翻出了保險套戴上。

「你隨身攜帶那個東西啊?」趙丞斌好奇的問。

「放著備用嘛。」林奕輝笑著說。

林奕輝調整好姿勢,將身子稍稍的往前頂,趙丞斌立即痛的大叫。

「對不起,弄痛你了。有沒有怎麼樣?」林奕輝緊張的問。

「我不要緊。」趙丞斌喘著氣說。

「第一次難怪這麼緊,我看改天再做算了。」林奕輝說。

「沒關係...抽屜裡有潤滑油。」趙丞斌露出痛苦的表情指著一旁的桌子說。

「你就真的這麼急嗎?」林奕輝笑著問。

「你就當作我的生日禮物送我嘛。」趙丞斌撒嬌的說道。

「敗給你了,誰叫我要交一個慾望這麼強的男朋友呢。」林奕輝打開潤滑油的瓶蓋說道。

「送個生日禮物給小男友很基本吧。」趙丞斌說。

「是是是,我這就幫你抹油。」林奕輝說。

抹好油後,林奕輝緩緩的將性器送入趙丞斌的身體內。趙丞斌又痛的大叫了起來。

看到林奕輝緊張的眼神,趙丞斌趕緊說道:「沒關係的,我會習慣的。」

林奕輝微微的點了點頭便繼續將身子往前傾,趙丞斌的呻吟聲伴隨著喘息聲越來越急促,林奕輝趕忙將身子抽了回來。

「我看還是算了。」林奕輝緊張的說。

「反正被插過一次就開了嘛,第一次都比較痛的啊,第二次之後就是爽了啊。」趙丞斌說。

「你又沒被肛過,你怎麼知道?」林奕輝問道。

「小龍說的啊!他說他第一次跟小東哥辦事的時候也是痛的要死,後來就爽的要命。」趙丞斌說。

「小龍那個騷貨又在那邊亂講了。」林奕輝笑道。

「那你呢?你應該沒有被肛過吧?」趙丞斌問道。

「你覺得我這個樣子像是被肛過的嗎?」林奕輝指了指身上的肌肉說道。

「很難講啊!拍GV的又沒有規定誰一定要當0。」趙丞斌說。

「通常有啦,我就是個標準的攻啊,像你就是標準的小受。」林奕輝說。

「誰說的?」趙丞斌不服氣的說。

「我說的,因為你就是我的小受。」林奕輝說。

「好了,今天先這樣,免得你明天不能上班。」林奕輝吻了吻趙丞斌說。

※ ※ ※ ※

「先生,要不要陪你喝幾杯呢?」趙丞斌朝著坐在店內角落一位戴著墨鏡的男子說道。

「那好吧,來杯啤酒。」男子說道。

趙丞斌迅速的拿了兩杯啤酒走了回來,他在男子旁邊坐了下來。

「你做這一行多久了啊?」男子問道。

「大概半年了。」趙丞斌說。

「你們店內有提供特別服務嗎?」男子問道。

「有啊。您想跟哪位啊?需不需要我幫您介紹一下我們店裡的服務生們?」趙丞斌問道。

「不用了,就你了。」男子說道。

「不過,店內的房間已經滿了,不如到我住的地方去吧。」趙丞斌說。

「你不怕被下藥嗎?」男子問道。

「反正沒什麼給你偷的。」趙丞斌回答道。

「那就走吧。」男子起身說道。

兩人出了酒吧,走在路上,男子繼續提出問題:「你身上有保險套嗎?」

「有啊。」趙丞斌說。

「你跟別人做愛過幾次了?」

「就一次,跟我的男朋友。」

「你有男朋友了?」

「有啊。怎麼了嗎?」

「沒什麼?只是你男朋友不介意你做這種工作?」

「他也在酒吧工作啊。」趙丞斌打開公寓的門,爬上樓梯,男子也跟了上來。

「他多大啊?」

「30左右。」

「那你呢?」

「18。」

「差這麼多啊。」

「是啊。不過不要緊。我們到了。」趙丞斌停下腳步,將門打開來。

「你要...」

「直接來。我不喜歡玩口交、69之類的。」男子說完便把趙丞斌撲倒在床上。

趙丞斌主動的將嘴唇對上了男子的嘴,男子則動手把兩人的衣服都扒光。

「保險套給我。」男子說道,趙丞斌將床頭的保險套遞給了他。

正當男子在戴保險套的時候,趙丞斌身手想把他的墨鏡摘下來。

「你要做什麼?」男子把頭微微的往後仰。

「你來我們店好幾次了,每次都戴著墨鏡,現在還是不拿下來啊。」趙丞斌問道。

「我怕拿下來會嚇著你。」男子說道。

「好,不拿就不拿。」趙丞斌說道。

男子突然用力的將性器塞入趙丞斌的體內,趙丞斌痛的大叫起來。男子興奮的繼續讓他的性器在趙丞斌體內來回抽動著,他抱住趙丞斌狂吻著,趙丞斌也使勁的撫摸著他的身體。過了不久,男子將性器抽了出來,拉掉保險套,趙丞斌感覺一股溫熱的液體噴滿了他全身,男子緊貼著趙丞斌,擁著他進入了夢鄉。

※ ※ ※ ※

趙丞斌睜開眼睛,發現自己被抱著躺在放滿水的浴缸中。趙丞斌微微起身回頭一望,趙丞晟正擁著他熟睡著。

「你醒了啊?」趙丞晟突然睜開眼問道。

「嗯。」趙丞斌微微的點了點頭。

「你早就知道那個戴墨鏡的男生是我了,對吧?」趙丞晟輕聲的問道。

「我...」

「把工作辭了,跟哥一起住,好嗎?」趙丞晟還沒等他回答便繼續問道。

「可是我...」

「哥好想你,你回來陪陪我,好不好?」趙丞晟抱緊他說道。

「可是我已經有男朋友了。」趙丞斌說。

「那你答應哥,不要接客,陪客人喝酒就好了,可以嗎?」趙丞晟問。

「喔,可以。」趙丞斌小聲的說。

「你不再喜歡你哥了嗎?」趙丞晟問道。

「沒有啊,我只是...」趙丞斌驚慌的說。

「只是有了男朋友。」趙丞晟說。

趙丞斌默默不語,趙丞晟又開口說道:「大哥其實也很喜歡你,你知道嗎?」

趙丞斌微微的點了點頭,趙丞晟把他抱的更緊些有點哽咽的說道:「那你可以永遠不要離開大哥的身邊嗎?」

「我當然會永遠待在你身邊啊。」趙丞斌有點不解的說道。

「如果你男朋友離開了呢?」趙丞晟問道。

「哥,那時再說吧。我有點頭暈了。」趙丞斌心虛的說,趙丞晟只好放開他讓他起身。

※ ※ ※ ※

「小趙!」王老闆在酒吧的另一頭叫道,趙丞斌趕緊抽了一瓶伏特加走過去。

「王老闆!今天這麼早就下班啦?」趙丞斌一邊幫王老闆斟酒一邊說道。

「小趙啊!你再去幫我拿兩杯啤酒好不好?」王老闆說。

「喔,我這就去拿。」趙丞斌說。

等到趙丞斌回來的時候,王老闆已經幫他斟好一杯酒了。

「你今天陪我去外面散散步喝幾杯好不好?我鼻子有點不舒服,所以要待在室外。」王老闆說。

「好啊。那我先把這杯喝了。」趙丞斌說著便把那杯伏特加乾了。

「啤酒給我吧。」王老闆說道。

走出店外,王老闆領著趙丞斌走進了一旁的小巷子內。

「王老闆,我們要去哪裡啊?」趙丞斌有點警戒的問道。

「上次我想找你開房間,你拒絕了。今天如何呢?」王老闆繼續往前方走去。

「很抱歉,我不跟別人開房間的。」趙丞斌停下腳步說道。

「那...」

趙丞斌突然感到一陣暈眩,眼前的事物突然變的模糊不清,他扶住牆壁勉強撐起身子,但隨後就失去知覺倒了下去。

※ ※ ※ ※

趙丞斌醒了過來,他被五花大綁關在一間小儲藏室內。他睜開眼睛打量了一下這個房間,他身旁堆著一箱箱裝有白色粉末的袋子,牆壁上掛著幾把槍枝。有人開門走了進來,趙丞斌趕緊繼續裝作失去意識的樣子。

「老闆綁了這個人要幹嘛啊?」一個男子低聲的問道。

「誰知道?大概是對他有興趣想上他吧。」另一名男子說道。

「他醒了嗎?」

「還沒,總之老闆就叫我在這邊等他醒來。你沒事的話就先回去吧。」

關門聲傳了過來,趙丞斌微微的睜開眼睛。這時只剩下一名男子留在房中,他的腰間還掛著一把槍。趙丞斌嚇得冷汗直流,無可奈何之下只好繼續裝睡。門又被打了開來,王老闆的聲音傳了過來:「阿毛,你先出去。」

一陣急促的腳步聲傳了過來,一個男人開門大喊:「老闆,警察來了!」

「他們來了又怎樣?」王老闆憤怒的大吼道。

「他們要見屋主。」那個男人說道。

「見就見!阿毛,你給我好好看好他,他們不可能找到這個密室的。」王老闆說。

「是!老闆!」

重重的關門聲傳了過來,過了不久後,趙丞斌聽到樓上傳來王老闆的咆哮聲:「有人報案說人在我這人就在我這嗎?」

「王先生,我們只是依法行事,如果您沒有綁票的話,您何必擔心我們搜您的房子呢?」一名女警微小的聲音傳了過來。

趙丞斌靈機一動趕緊放聲大叫:「我在這裡!快救我出去!我在這裡!快...」

一旁看著他的阿毛著實的嚇了一跳,跑了過來向他揮了一拳,趙丞斌感到一陣暈眩後又倒了下去。

創作者介紹

雨天‧咖啡館角落‧等待中...

咖啡~雨天~米豆奶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6) 人氣()


留言列表 (6)

發表留言
  • 羊咩ლ(´ڡ`ლ)
  • wow這題材我第一次看www
    這真的是你寫的嗎?!好強wwww
  • 是喔...
    不像我們班的那一堆腐女...(欸)(腐女就是喜歡看BL的女生說...)
    因為剛好認識同性戀的朋友
    所以就多少知道一些東西...(欸...這樣講好怪說...==)
    不過也不是每個同性戀的世界都這麼亂啦~
    寫這篇小說的主要目的是放在感情上面的說~
    感謝~
    那時候有人點進去還蠻害怕的~(你害怕什麼啊...==)
    就擔心會「驚動」(?)別人(炸飛)

    咖啡~雨天~米豆奶 於 2013/08/28 13:49 回覆

  • 羊咩ლ(´ڡ`ლ)
  • 不過你這風格好大膽(!!!
    害我一直看下去了呢(糟糕快變腐女(誤)
    同性戀ㄋww我也有認識的捏ww不過我認識的都女同志(驚
    我會繼續看你的文章的(真的超好看!!
  • 感謝支持囉~
    女同志我們班就有一個說...(欸這...)
    全校都知道的(有這麼誇張嗎...==)
    風格是蠻大膽的
    算18禁吧...==lll(欸)

    咖啡~雨天~米豆奶 於 2013/08/28 14:04 回覆

  • 藍浮
  • 哇嗚字好多@_@(不要理我我現在電腦用抄久眼睛都快瞎了= =
    我盯了一開始好久好久
    我想說怎麼同一個人一直再對話和叫自己的名字= =
    看超久才發現原來是不同人阿阿阿阿阿阿(摔桌
    我發現我真的快近視了.......QwQ(以前都1.5說
    是說我好沒耐心把這看完OwOb(遭圍毆
    字.......真的好多...............QwQ(你很煩耶
  • 我笑了說...
    沒關係啦~
    看到中間會有18禁頁面(欸)

    咖啡~雨天~米豆奶 於 2013/08/28 14:04 回覆

  • 藍浮
  • 好吧我看完了@_@
    漬漬18禁好@_@
    是說米豆幾歲了@_@
    然後現在還是好不習慣BL阿@_@(暈倒
  • 剛滿15啊~(你還敢講!!)
    是說你真的把那段(是那幾段!!)18禁的看完了喔??(好奇(炸飛))
    那就好~
    表示你不是腐女(欸腐女也沒有不好好嗎!(炸飛))

    咖啡~雨天~米豆奶 於 2013/08/28 14:41 回覆

  • 藍浮
  • 嗯對阿我看完了(正色(#
    其實藍浮之前在谷歌查動漫的時候一直很好奇H是什麼意思
    所以一不小心點進去就看到文章和圖片巴拉巴拉之類的
    所以這方面藍浮很有經驗OwOb(大誤
    然後不喜歡BL(遭腐女圍毆
    不過對於百合什麼的倒是沒什麼意見(茶
  • 不喜歡BL其實沒關係說...
    只是我們班的那群腐女會追著你打而已(欸)
    他們上次去畢業旅行還去跟蹤一起搭摩天輪的2個男的...==
    話說百合是什麼啊??

    咖啡~雨天~米豆奶 於 2013/08/28 15:14 回覆

  • 藍浮
  • 百合就是女生的同性戀....吧(似乎好像
  • 是喔...
    好像有聽過
    是說痞克邦的訊息系統都會晚15分鐘發佈嗎...==

    咖啡~雨天~米豆奶 於 2013/08/28 15:46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