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t's unbelievable!」英文老師一走進教室就大聲的驚呼道,連班長叫大家起立都沒注意到。

「你們幹嘛都站起來?快坐下啊!」英文老師一臉疑惑的看著大家,接著示意大家坐下來。

「我跟你們說這真的是太神奇了!」英文老師說著邊把段考考卷拿了出來。

「老師妳就快講吧,不要再弔我們的胃口了。」坐在最前排的同學說道。

「李光晨,你真的是鹹魚大翻身欸!我都聽別的老師說了,你這次真的是一匹大黑馬欸!我以為你就要去選社會組了。不過這次卻是全學年唯一100分的人,真的是太不可思議了!」英文老師說。

李光晨走到前面領了考卷,回來座位的時候還向一旁的廖義楷眨了眨眼,廖義楷也對他微微笑了一下。

「再來就是不例外的廖義楷,98分!很難得看到你輸給你的好兄弟喔!」英文老師也把廖義楷的考卷發了下來,廖義楷趕緊到前面去拿。

「欸!這題為什麼是這個啊?」李光晨指著考卷問道。

「你少來!你明明就知道!」廖義楷裝作生氣的說。

「不小心猜對的嘛...」

「那還真不小心啊!」廖義楷繼續裝生氣的說。

「好嘛,下次不會...」

「還有下次啊?」廖義楷說,接著便輕鬆的笑了笑說:「好啦,開個玩笑。為什麼我就沒有你這種考運呢?」

「老天爺是公平的啊,因為你已經夠有實力了,所以就不用考運了啊。」李光晨說。

「欠打!」廖義楷捶了他一下。

「欸!你們兩位克制一點好不好?現在不是給你們打情罵俏的時候欸!」英文老師在台上說,其他同學都聽到這句話不下百遍了,所以到也沒有引來任何笑聲。

「黃老師?」一位大家從沒見過的老師走進了教室。

「什麼事?」英文老師在講台上問道。

「我這邊有一點事情要找廖義楷跟李光晨,可以跟妳借一下嗎?」那位老師說道。

「當然可以啊!」英文老師說。

那位老師點了點頭道謝並示意他們兩個出去,隨後她也走出了教室。他們尾隨著她繞過了半個校園,一路上,廖義楷的臉色始終很難看。當李光晨正準備跟他說話的時候,走在前方的老師停下了腳步。

「呃...輔導室。」李光晨看著大門上的牌子念了出來。

「進去吧。」那位老師推開大門說道。

李光晨和廖義楷對看了一眼,接著乖乖的走了進去。

「你是廖義楷嗎?」一位老師走了過來對著廖義楷問,廖義楷點了點頭。

「那麼請跟我走。」那位老師領著廖義楷走掉了,李光晨也正打算跟上前去卻被攔了下來。

「李光晨,你要去哪裡?」學務主任的聲音突然出現。

「呃...不是要找我們兩個嗎?」李光晨問道。

「是我要找你。」學務主任說完便走向另外一邊,李光晨只好跟了過去。

學務主任帶著他穿過了茶水間來到會客室,桌上早已擺好一杯溫開水和一杯茶了。

「坐下吧。」學務主任拉了一張椅子坐了下來,李光晨則走到她對面坐了下來。

「首先,來談點你的事吧。」學務主任說。

「呃...我又怎麼了嗎?」李光晨突然開始緊張起來。

「你這次考試全學年第一,我很好奇高一全學年成績倒數的學生怎麼有辦法在高二上學期的第一次段考就拿到近乎全科滿分,而且還打倒了常勝軍廖義楷。」學務主任說。

「所以妳是懷疑我作弊囉?」李光晨試探性的問。

「不不不,不要誤會,我只是單純的問問而已。」學務主任說。

「就有念書跟沒念書的差別啊。」李光晨想了想說。

「喔,是喔。」學務主任敷衍的回答道。

「那再下來,來問問別的好了。」學務主人知道自己得不到什麼特別的答案便轉移了話題。

「主任,如果妳只是找我來問這些無聊的問題,那我可不可以要求回去上課?」李光晨說。

「我不知道你什麼時候變的這麼喜歡上課了。」學務主任說道。

「我...」

「我今天找你來是為了一些很重要的事,請你聽我講完。」學務主任嚴肅的說。

「樊士榮那些人有沒有找過你麻煩?」學務主任問道。

「沒有,我哥也沒有。」李光晨說回答道。

「你怎麼知道廖義楷也沒有?」學務主任好奇的問。

「我們除了睡覺以外的時間都在一起我當然知道啦。」李光晨說。

「那廖義楷為什麼會在你們家待那麼長的時間呢?」學務主任繼續提出問題。

「我哥從以前就是除了睡覺以外都待在我們家的啊,有時後他甚至還睡在我們家。」李光晨說。

「那你跟他的父母熟嗎?」學務主任問道。

「熟啊,他媽媽是我媽的大學同學,不過我沒有見過他爸爸。」李光晨說,學務主任的臉微微的抽動了一下。

「那你有想過廖義楷為什麼要待在你們家那麼長的時間呢?」學務主任喝了一口茶後繼續問下去。

「沒有。不過如果他知道的話,他一定會跟我講的。」李光晨說。

「他不知道。」學務主任嘆了口氣說。

「妳說什麼?」李光晨疑惑的問道。

「我相信他什麼事都會跟你說,同樣的你什麼事也都會跟他說。不過他不知道為什麼。」學務主任說。

「這是什麼意思?」李光晨腦海中突然閃過一絲不安的念頭。

「叩叩叩!」清脆的敲門聲突然響起。

「進來!」學務主任說。

廖義楷和剛才那位老師一起走了進來,那位老師皺著眉頭對學務主任說:「他都不講話,所以就交給妳了主任。」

「坐下吧。」學務主任嘆了口氣說,並示意那位老師出去。

那位老師輕輕的門關上,學務主任繼續說道:「廖義楷,你可以解釋一下為什麼你會在李光晨家待那麼久的時間嗎?」

廖義楷低著頭不講話,學務主任又嘆了一口氣說:「廖義楷,如果你不講話的話,你要我怎麼辦?」

「欸!哥,怎麼了?幹嘛不講話?」李光晨用手肘頂了頂廖義楷問道。

廖義楷依然低著頭不講話,李光晨又用手肘頂了頂他說道:「要不然你跟我講好了。」

「喔...就...我媽叫我去你們家。」廖義楷小聲的說。

「他說廖媽媽叫他來我們家。」李光晨轉過身對著學務主任說。

「那你知道為什麼嗎?」等到了一個不太理想的答案的學務主任繼續提出她的問題。

「為什麼?」李光晨又轉過去看廖義楷。

「我...我不知道。」廖義楷隔了好一段時間才小聲的回答道。

「他說他不知道。」李光晨說。

「李光晨,你媽剛才打電話來,要你們兩個在中午回家,她說家裡發生了一點事情。好了,你們可以走了。」學務主任話才剛說完,廖義楷便拉著李光晨衝了出去。

兩個人在走廊上一路狂奔,好不容易從午餐時分擁擠的人群中回到教室,廖義楷馬上把桌上的東西全掃進書包裡,背起書包等李光晨。

「欸!李光晨!」班上一位從來沒跟李光晨說過話的女生──林郁琹走了過來叫了李光晨。

「幹嘛?」李光晨口氣很差的問。

「你可不可以幫我一個忙?」林郁琹問。

「我現在有急事,明天再說。」李光晨草草的回答。

「好了,走吧。」李光晨對著廖義楷說。

「李光晨!欸!欸!」林郁琹跟著他們出了教室在李光晨身後叫道。

李光晨完全不理她,他跟著廖義楷衝出了學校,攔了一輛計程車,卻正好遇上塞車。

「司機,不好意思,我們趕時間,可不可以開快點?」李光晨說。

「沒辦法啦,現在塞車,要不然你們在旁邊捷運站下車坐捷運好了。」計程車司機說。

李光晨只好拉著廖義楷下車轉搭捷運,經過一番折騰好不容易才到家。

「媽!」李光晨一打開門就大喊道。

「沒有人。」廖義楷望著李光晨家中說道。

「那去你家看看。」李光晨說完便拉著廖義楷衝上樓。

「門沒鎖。」李光晨壓了壓門把說。

「快點開門啊!」廖義楷在一旁著急的說。

李光晨悄悄的把門打開了,廖義楷家中也沒有半個人。

「來來來,小心一點!」這時,電梯門打開來,傳來了李光晨媽媽的聲音。

「你們兩個回來了啊。」李媽媽看見他們兩個站在門口說道。

「媽,妳...妳怎麼了?」廖義楷一臉驚恐的看著廖媽媽問道。

「先進去再說。」李媽媽攙扶著廖媽媽說道。

※ ※ ※ ※

「所以妳的意思是說哥的爸媽要離婚?」李光晨坐在餐桌前不可置信的問道,廖義楷也難得沒有在李光晨家吃晚餐。

「對啦!你到底要問幾次啦?」李媽媽一邊吵著菜一邊不耐煩的問道。

「妳常看到她先生嗎?」李光晨的爸爸把頭從報紙後方探了出來問道。

「除了結婚那一天,我根本沒有再見過她先生。」李媽媽說。

「匡噹!」樓上傳來了很大的撞擊聲。

「爸!樓上。」李光晨不安的站了起來。

「算了,我們上去看看好了。」李爸爸放下報紙說。

「小心一點喔!」李媽媽在廚房裡大叫。

到了廖義楷家門口,李爸爸突然停了下來。

「爸,幹嘛啊?」李光晨不解的問,屋內又傳來東西的碎裂聲。

「按電鈴。」李爸爸說。

「拜託!都什麼時候了,先開門再說吧!」李光晨說,屋內這時傳來廖媽媽的聲音。

「這樣很沒禮貌欸!」李爸爸說。

「好嘛好嘛!按就按。」李光晨只好按了按電鈴,屋內頓時安靜了下來。

「你們是誰?」廖爸爸開門問道。

「李光晨嗎?李...」廖媽媽大聲疾呼,廖爸爸這時卻準備把門關起來,李爸爸趕緊用力的撐開門。

「先生!你在做什麼?」廖爸爸憤怒的大喝道,李光晨趕緊趁機跑了進去。

廖媽媽跌坐在地上朝他招了招手,李光晨趕緊跑過去。

「廖媽媽,先到我們家來好不好?」李光晨說。

「好...」廖媽媽的聲音中充滿了恐懼。

「那麼我們快一點,哥呢?」李光晨說。

「他...他...」

「李光晨你在幹嘛?還不快一點!」李爸爸在門口大吼,隔壁鄰居聽到騷動也走了出來一探究竟。

「我們先走。」李光晨背起廖媽媽往門口衝去。

「先生,你再不走,我就要報警了喔!」廖爸爸鬆開拉著門的手大吼道。

「爸!走了!快點!」李光晨成功的衝了出去,他轉身對著李爸爸喊道。

「不好意思,打擾到你們了。」李爸爸轉身對鄰居道歉,接著也跟著李光晨衝下樓梯。

李媽媽早就開門等著了,一看到他們,胸中的大石頭總算落了下來。

「怎麼去那麼久啊?」李媽媽不安的問。

「先進去再說吧!」李爸爸喘著氣說。

※ ※ ※ ※

吃完晚餐後,李爸爸在廚房忙著洗碗,李媽媽端了一杯溫開水給廖媽媽。

「呃...哥去哪裡了呢?」李光晨問道。

「不知道,他跑出去了。」廖媽媽說,李光晨站了起來準備衝出門去。

「李光晨!你!坐下!」李媽媽大聲的說。

「不好意思喔,每次都麻煩你們。」廖媽媽說。

「怎麼會?」李媽媽坐了下來說。

「媽...」李光晨正打算開口就被李媽媽瞪了一眼。

「小孩子,先去睡覺。」李爸爸從廚房走了出來說。

「我已經不是小孩了欸!」李光晨抗議道。

「不管!你去把客房整理整理!還不快去!」李媽媽說,李光晨只好乖乖的去整理客房。

※ ※ ※ ※

李光晨猛然的驚醒,他看了看手錶,凌晨三點鐘。他悄悄的站了起來,換好衣服、穿好鞋子,輕聲的開了門,偷偷的溜了出去。

「哥那個笨蛋,幹嘛不來我們家就好了。」李光晨一邊碎碎念一邊來到樓下。

李光晨走在午夜的街頭,先繞到便利商店拿了兩罐啤酒。正當他準備要結帳時,便利商店的門打了開來,樊士榮和他的同夥們走了進來。

「榮哥,你要買什麼啊?」一旁的小弟問道。

「先去幫我買三包菸。」樊士榮說。

「等一下要去哪裡呢?」另外一位小弟問道。

「去公園抽菸啊!」樊士榮說。

「去拿幾罐啤酒。」樊士榮指使道。

李光晨趕緊閃進一旁的儲藏室,他突然想到可以去哪裡找廖義楷了。等到樊士榮一夥人離開之後,他才溜出來到櫃檯結帳。接著,他朝著住家對面的公園飛奔而去。他來到兒童遊戲區,但他卻聞到一股菸味。

「哥!」李光晨走上溜滑梯,果然事廖義楷沒錯。

「你在...抽菸?」李光晨注視著廖義楷,廖義楷趕緊把香菸從溜滑梯上丟了下去。

「你怎麼知道我在這裡?」廖義楷問道。

「你是我哥欸!我怎麼可能不知道。」李光晨把一罐啤酒丟給了他,他笑了一笑,接著李光晨便在他旁邊坐了下來。

「又來了。」廖義楷笑了笑,接著灌了一大口啤酒。

「本來就是啊。」李光晨把頭靠在廖義楷的腳上躺了下來。

兩人沉默了一段時間後,廖義楷開口說道:「你記不記得我們以前都在這裡玩啊?」

「記得啊,那時候我們才五歲,現在都已經16了。」李光晨喃喃的說。

「時間過的好快啊...」廖義楷欲言又止的說。

「你國中的時候也有一次心情不好跑到這裡來。」李光晨說。

「嗯。」廖義楷低聲的應了一聲。

「你剛才自己坐在這裡想什麼啊?」李光晨問道。

「想...我們家的事。」廖義楷說。

「喔。」李光晨決定不再繼續這個話題。

「你剛才看到我在抽菸應該很不高興吧?」廖義楷突然問道。

「嗯,有一點。」李光晨點了點頭。

「只是抽著玩的啦。」廖義楷把整包近乎滿滿的香菸從溜滑梯上丟了下去。

「我相信。」李光晨說。

「你有哪一次不相信我了?」廖義楷拍了拍李光晨的頭說。

「欸!下雨了,我們回家好不好?」李光晨坐了起來說。

「不好,我們去溜滑梯下面躲雨。」廖義楷拉著李光晨來到溜滑梯下面的一個洞口。

「我們以前常在這裡玩躲貓貓的。」李光晨說。

「有一次你還被我騙,我以為那次之後你就不會那麼容易相信我了,沒想到你還是對我深信不疑。」廖義楷說著便蹲了下來擠進洞內。

「我進不去啦。」李光晨說。

「可以啦,擠一擠就好了啊。」廖義楷說。

「你固執的時候誰也爭不過你。」李光晨嘆了口氣說。

「我就不想回家嘛。」廖義楷說。

「算了,不過我媽再過幾個小時看到我也失蹤搞不好真的會去報警喔。」李光晨說。

「你媽很通情達理,她會了解的。」廖義楷說。

「好了啦,快進來啦。」廖義楷見雨越下越大,趕緊出去把李光晨抱了進來。

「欸你幹嘛啦!這樣很噁心欸!」李光晨叫道。

「我是你哥欸!又不會怎麼樣。」廖義楷抱著他說。

「欸!你們幾個在拖拖拉拉的幹嘛啊?」樊士榮的聲音從遠處傳了過來。

「是樊士榮。」廖義楷驚恐的說。

「把臉轉過去,快點。」李光晨小聲的說。

「榮哥,現在雨下這麼大我們要去哪裡啊?」一旁的小弟問道。

「溜滑梯下面好像有個洞,去那邊好了。」樊士榮說。

「欸!現在怎麼辦?」廖義楷慌張的問。

「等一下不管我做什麼都不要出聲音,知道嗎?」李光晨說。

「你不會是要直接走出去吧?」廖義楷緊張的問。

「不是啦,他們來了。」李光晨說完便轉身背對洞口,接著他抱緊廖義楷並將臉貼近他的臉,他可以感覺的到斗大的雨珠重重的打在他的背上以及廖義楷的鼻息。

樊士榮來到洞口後罵了一句髒話後,一旁的小弟也來到洞口。

「榮哥,是兩個男的在裡面接吻。」小弟說道。

「算了,我們去找別的地方好了。」樊士榮說。

等樊士榮的腳步聲漸漸消失後,李光晨才放開廖義楷。

「欸!你真的很不夠意思欸!喜歡男生也不跟我說。」廖義楷說。

「誰喜歡男生啊?我如果不這麼做萬一他看到我們兩個的臉怎麼辦?」李光晨捶了一下廖義楷說道。

「還說哩,你剛才差點就忍不住要親下去了。」廖義楷說。

「你才喜歡男生勒,手幹嘛不放開啊。」李光晨說。

「有點冷嘛,我有點後面悔穿背心出來了。」廖義楷說。

「心情好點沒?」李光晨問道。

「好點是好點了,不過我不是很想回去。」廖義楷說。

「所以你是打算要睡在這裡嗎?真是拿你沒辦法。」李光晨嘆了口氣說。

※ ※ ※ ※

廖義楷醒了過來,他依然躲在溜滑梯下的洞口內,李光晨也依然在他的懷裡睡著。

「這一切果然不是夢。」廖義楷嘆了口氣喃喃說道。

李光晨這時打了個大哈欠、睜開眼睛,一看到廖義楷醒了便說:「哥,你醒啦!我們可以回家了吧?」

看著廖義楷默不作聲,李光晨搖了搖他說:「欸!回家了啦!」

廖義楷沒有出聲,只是默默的爬出小洞,跟在李光晨的後面。

「前面怎麼那麼多警車啊?」李光晨指著住家大樓的樓下問道。

「我們不要過去好不好。」廖義楷不安的說。

「不行,我們要趕快回去。」李光晨用最快的速度來到家門口,一打開門就發現李光晨的父母、廖義楷的媽媽和那一群女生都面色凝重的坐在客廳。

「李光晨,你總算回來了。現在都下午六點了,你都不知道我們有多擔心你。」季彩馨站了起來說。

「那既然他們回來了,我們也該告辭了。」王韻儀也起身說道。

「那麼不送了,路上小心。」李媽媽說道。

等到那一大群女生走了之後,李光晨趕緊先找了個話題:「媽,樓下那些警車是怎麼回事?」

「喔,那個喔,我們社區最裡面那棟住了一個毒犯啦。」李媽媽說。

「你們兩個到底晃去哪裡了啊?」李爸爸問道。

「就在對面的公園而已啊。」李光晨說。

「沒事就好了啦。」廖媽媽說道。

「李光晨,你先陪廖義楷回去拿東西,今天他要住我們家。」李媽媽說。

※ ※ ※ ※

「你睡著了嗎?」廖義楷躺在床上問道。

「還沒啊,今天下午六點才起床,現在十點怎麼可能睡的著。」李光晨說。

「你為什麼會這麼在乎我啊?」廖義楷突然問道。

「因為你是我哥啊!這種問題你已經問過好多次了。」李光晨說道。

「愚忠的李光晨啊。」廖義楷喃喃的說道。

「這不叫愚忠好嗎?這是兄弟間基本的信任。」李光晨說。

廖義楷沉默了一下,接著開口說道:「明天又要回去上課了。」

「對啊,你到底什麼時候才要把王韻儀追到手啊?」李光晨說。

「喔你不要一直提這件事嘛,我跟她找不到開始的點啊。」廖義楷捶了一下李光晨的手。

「對不起喔。」李光晨低聲的說。

「你幹嘛道歉啊?」廖義楷轉過頭來看了看李光晨。

「如果我那時候沒有那麼衝動就好了。」李光晨說。

「如果你當時沒有那麼衝動我可能就出事了欸!」廖義楷說。

「是嗎?」李光晨說。

「當然啦,一百個王韻儀也抵不上我的一個好弟弟好嗎?」廖義楷笑著說。

※ ※ ※ ※

下課時分,大家又照慣例聚在樓梯間聊天。

「沒事離家出走幹嘛啊?」季瀅妃首先開口問道。

「對啊,還硬拉著廖義楷出去。」王韻儀說。

「喔,就心情不舒...」

李光晨正要替廖義楷作掩護時,廖義楷開口說道:「是...是我...我離家出走的...」

「你?我不相信。」陳思琳瞪大眼睛說。

「因為我爸媽離婚了。」廖義楷說。

「呃...喔,對不起。」王韻儀站了起來說。

「呃...沒...沒關係啦...其實不會怎麼樣,真...真的...」廖義楷硬擠出了一個笑臉。

「欸!對了,你們上次說寒假要去哪裡玩啊?」李光晨趕緊跳出來化解尷尬。

「喔,就上次...」

「李光晨,可以請你幫我一個忙嗎?」林郁琹這時走了過來說。

「啊?」李光晨發出了疑惑的聲音。

「就可以請你過來一下嗎?」林郁琹說。

「喔。」李光晨趕緊起身,跟著林郁琹往教室的方向走去。

「我想請你陪我去參加一場舞會。」林郁琹說。

「舞會?這種年紀參加什麼舞會?」李光晨疑惑的問。

「我爸要我找一個男生陪我去參加舞會,他說要我從現在起開始訓練,以後在大小場合才能夠表現的很體面。」林郁琹說。

「那這應該不太適合找我,我覺得呃...我沒辦表現的很體面。你幹嘛不找其他男生?」李光晨趕緊推辭。

「因為只有你比較像大人。」林郁琹說。

「我哥比我更像個大人。」李光晨說。

「但是他太安靜了。」林郁琹反駁道。

「那萬一我把事情搞砸了怎麼辦?」李光晨仍然在努力推辭。

「不會的。明天就是舞會了,拜託你了。」林郁琹拜託道。

「呃...我回去考慮一下,晚上再打電話給你。」上課鐘終於響起了,李光晨趕緊草草結束這個談話。

※ ※ ※ ※

「哥。」李光晨呼喚了廖義楷一聲。

「幹嘛?」廖義楷一邊看著電視、手裡一邊拿著洋芋片不停的往嘴巴裡送,連轉過頭來看李光晨一眼都沒有。

「我們跟林郁琹熟嗎?」李光晨問道。

「不熟。幹嘛?你喜歡她啊?」廖義楷打趣的把頭轉過來看著李光晨。

「她找我去參加一個舞會,你覺得我要去嗎?」李光晨問。

「舞會?為什麼會找你去舞會?」廖義楷好奇的問。

「就她好像需要一個男伴吧,我也不知道。」李光晨說。

「那就去啊,幹嘛不去?」廖義楷說。

「喔,好吧。」李光晨說完便起身去打電話。

「喂,請問這裡是林郁琹家嗎?」李光晨問道。

「是的。」電話那頭傳來了林郁琹的聲音。

「我是李光晨,呃...我想我明天可以去。」李光晨說。

※ ※ ※ ※

「這樣真可以嗎?」李光晨緊張的問。

「可以啦,你自己剛剛都照過鏡子了啊,很帥啊。」林郁琹趕緊安撫他。

「可是我就是覺得怪怪的。」李光晨用手調了調胸前的領結。

「時間到了,我們要出去了。」林郁琹說。

「可是...」

「不用擔心,我會一直跟在你旁邊。」林郁琹拉著李光晨的手往外走去。

「人好多喔。」李光晨說。

「不要緊張,一緊張反而會出事,放輕鬆。」林郁琹拉著李光晨往大廳巧克力噴泉旁的一對男女那裡走了過去。

「那邊是我爸媽,我們先過去找他們。」林郁琹說。

「小琹啊,你是去哪裡弄到這個帥哥的啊?」林郁琹的媽媽看見他們走了過去說道。

「伯父、伯母,你們好,我是林郁琹的同班同學,我叫作李光晨。」李光晨趕緊鞠了個躬自我介紹。

「同班同學?你不是她男朋友喔?」一位年長的女士走了過來。

「她是我阿姨。」林郁琹在李光晨耳邊小聲的說。

「郁琹阿姨,你好。」李光晨趕緊向她打了個招呼。

「你們兩個還沒有在一起喔?」郁琹阿姨說道。

「阿姨,不是妳想的那個樣子啦。」林郁琹趕緊撇清。

李光晨打招呼幾乎打了一個鐘頭,林郁琹也有點累了。

「要不要到後花園去走走?」林郁琹提議道。

「喔,好啊。」李光晨爽快的答應。

「謝謝你今天願意來。」林郁琹邊說邊往後門走去,李光晨也跟了過去。

「呃...不客氣。」李光晨說。

「腳痠死了。」林郁琹一來到後花園就把高跟鞋脫掉、揉起她的腳。

「這樣好嗎?萬一等一下別人看到怎麼辦?」李光晨說。

「現在你知道其實過這種日子沒有很輕鬆了吧。」林郁琹說。

「可是至少你不用為錢的事煩惱不是嗎?」李光晨說。

「我爸媽又不准我去學校以外的地方,每天都看著一成不變的後花園一點都不好玩。」林郁琹說。

「那今天晚上我帶妳出去晃一晃怎麼樣?」李光晨說。

「重點是我出不去啊。」林郁琹說。

「把這個戴上。」李光晨從口袋掏出一個口罩說道。

「這樣會有用嗎?他們都認得我啊。」林郁琹說。

「試試看嘛。等我一下喔。」李光晨跑向後門的警衛室。

「不好意思,可以到門口幫我招一輛計程車嗎?有人不太舒服。」李光晨對警衛說,警衛點了點頭便把手往外一揮,一輛專用的賓士車立即開到了門口。

李光晨的心涼了一半,不過他還是跑回去林郁琹剛才坐的地方。

「把高跟鞋穿上,然後用這件外套罩住頭。」李光晨脫下西裝外套披在林郁琹身上。

「有攔到計程車嗎?」林郁琹問。

「沒有,要坐你們家的專用賓士車去。」李光晨說。

「那這樣一定會被發現的。」林郁琹說。

「試試看嘛,來,我揹妳。」李光晨蹲了下來,揹起林郁琹。

「先生,不好意思,可以跟我說你是哪位賓客嗎?這樣我這邊比較方便登記。」警衛說。

「呃...登記這個要做什麼呢?」李光晨問道。

「因為我們最後會發放蛋糕,所以我們事後會將蛋糕寄至先離去的賓客府上。」警衛說。

「呃...沒關係,不用了。」李光晨說。

「好的。祝您有個愉快的夜晚!」警衛鞠躬說道。

「謝謝。」李光晨趕緊趁警衛還沒察覺前放下林郁琹,然後兩個人急急忙忙的進了車子,林郁琹依然拿著外套罩住頭。

「先生,要到哪裡呢?」司機問道。

「前面路口右轉再左轉,開到一家便利商店,對面是公園、隔壁是銀行和眼鏡行,在那裡放我們下車就好了。」李光晨說。

過了不久,司機將車停了下來說:「好的,兩位,目的地到了。祝您有個愉快的夜晚!」

「謝謝。」李光晨趕緊拉著林郁琹的手下車。

「好了,我們到了。」李光晨說,林郁琹把罩住頭的西裝外套拉了下來,環顧了一下四周。接著她開心的又跳又叫還抱緊了李光晨。

「欸欸欸!克制一點!小心等一下警察把妳帶走。」李光晨說。

「對不起喔,我只是太高興了。」林郁琹趕緊鬆開抱緊李光晨的雙手說道。

「那接下來我們要去哪裡啊?」林郁琹問道。

「我們去一家咖啡廳坐坐怎麼樣?」李光晨說著便往住家大樓的方向走去。

「好啊,快帶我去吧。」林郁琹興奮的說。

「急什麼啊?咖啡廳就在前面而已又不會跑掉。」李光晨指了指前面住家大樓樓下的咖啡廳說道。

「那家店叫什麼名字啊?」林郁琹問道。

「咖啡館16號。」李光晨說。

「為什麼會叫這個名字啊?」林郁琹好奇的問。講著講著,他們已經來到店門口了。

「因為門牌是16號啊。」李光晨推開門說道。

「歡迎光臨!」

「妳想坐哪?」李光晨問。

「看你啊。」林郁琹打量著咖啡廳說道。

「那我們坐那邊好了。」李光晨走到老位子坐了下來。

「店裡怎麼沒什麼人?」林郁琹問道。

「因為現在已經很晚啦,大部分的人都回家了嘛。」李光晨說。

「是這樣喔。」林郁琹點了點頭說。

「看來妳真的很少出門。算了,要喝點什麼啊?」李光晨問道。

「嗯,我要...焦糖瑪奇朵。」林郁琹說。

「等我一下喔。」李光晨說完便往櫃檯走去。

「帥哥,今天要喝什麼啊?」黃阿姨問。

「今天要兩杯焦糖瑪奇朵。」李光晨說。

「好的,馬上來。」黃阿姨轉身進去後面忙了起來,李光晨則會到座位上坐了下來。

「這家店是什麼時候開的啊?」林郁琹問道。

「我出生的那一年。」李光晨說。

「這麼久了啊。生意怎麼樣?」林郁琹問。

「還不錯啊,黃阿姨把整家店弄得很有特色。」李光晨說。

「你認識老闆啊?」林郁琹繼續提出問題。

「認識啊,我跟我哥很常來。」李光晨說。

「來了!兩杯焦糖瑪奇朵。」黃阿姨端著兩杯咖啡走了過來。

等她把咖啡放置在兩人面前後,她隨手把隔壁桌的沙發椅拉了過來坐。

「美人,我們家李光晨怎麼樣啊?」黃阿姨問了問林郁琹。

「阿姨,妳不要亂講啦!」李光晨紅著臉說道。

「欸!怎麼跟人家女生搶話講!」黃阿姨拍了拍李光晨的肩膀,接著轉頭注視著林郁琹,等待她的答覆。

「喔...呃...他...他人很...呃...很貼心,很好啊。」林郁琹說。

「那就好。那你們慢慢聊,我先去忙囉!」黃阿姨將沙發椅歸位後便回到櫃檯後方繼續做她的事。

「不要理她啦!每次都喜歡亂講話。」李光晨說。

「沒關係啦!你人本來就很好啊!」林郁琹啜了一口咖啡說道。

「謝謝。」李光晨也不知道為什麼感到臉上有著一股灼熱感,他趕忙的低下頭。

「我今天才要謝謝你,謝謝你幫我這麼大的一個忙還帶我出來玩。」林郁琹說。

「這沒什麼啦。」李光晨也啜了一口咖啡以掩飾自己微微顫抖的聲音。

「你當初怎麼會想到找我來?」李光晨趕緊換了一個話題。

「因為你看起來比較適合。」林郁琹說。

「聽不懂。」李光晨說。

「呃...就是比較...符合我...我爸的期望啦。」林郁琹低下頭說,李光晨又喝了一口咖啡。

「我爸跟我說:『現在不談戀愛,妳以後怎麼對自己交代呢?』所以我爸就叫我找一個我覺得還不錯的高富帥來參加舞會。」林郁琹的臉頰微微的泛紅起來。

「所以妳的意思是?」李光晨不解的問。

「季瀅妃跟我是還不錯的朋友,她常常跟我提到你。她說你是個完美先生,只不過現在還不想談戀愛。不過,我爸說的也蠻對的啦。16歲的高二,,現在不談戀愛,你以後怎麼對自己交代呢?所以我想問你,呃...你願不願意做我的男朋友?」林郁琹此時的臉已經燙的可以煎蛋了。

李光晨聽了差點昏倒,他說:「欸,這件事不能亂開玩笑的。」

「我沒有在跟你開玩笑!」林郁琹的口氣聽起來有點生氣。

「歡迎光臨!」

李光晨瞄了一下門口,進來的人卻讓他大吃一驚,王韻儀拎著一把雨傘走了進來,跟在後面幫她提包包的是廖義楷。

「欸!你有在聽我說話嗎?」林郁琹拍了拍李光晨。

李光晨趕忙回過神來、擺出笑臉說:「喔,有...有啊。」

「你在看什麼?」林郁琹也轉過頭去看。

「那不是廖義楷跟隔壁班的那個王韻儀嗎?」林郁琹轉了回來吃驚的說。

「噓,小聲一點啦。」李光晨說。

「怎麼了?你不想被他們看到啊?」林郁琹說。

「對啦。」李光晨說。

「可是那個老闆娘又不知道你不想被他們看到。」林郁琹說。

「算了,被看到就被看到,反正我哥知道我今天去參加妳家的舞會。」李光晨說。

「你哥怎麼會跟王韻儀在一起啊?」林郁琹好奇的問。

「我也不知道啊,我只知道我哥喜歡王韻儀而已。」李光晨說。

「謝謝光臨!」一組客人走了出去,店裡現在只剩林郁琹、王韻儀、廖義楷、李光晨和老闆娘而已了。

「廖大帥哥啊!好久沒來了!你們兩兄弟還真是有默契,同時帶女生到我的店裡來。」老闆娘從櫃檯後方探出頭來說。

廖義楷聽到這句話立即把頭轉到李光晨這邊,他認出李光晨之後立即衝了過來勒住李光晨的脖子說:「李光晨!你真的很不夠意思欸!只說什麼別人找你去舞會,結果自己帶別人出來約會!」

李光晨奮力掙脫廖義楷的手後,也回過身勒住廖義楷說:「哥!你還敢說我!你跟王韻儀出去玩也沒跟我講!」

「欸!你們兩個!肢體動作可不可以少一點?把女生晾在那邊這樣對嗎?」老闆娘站了起來說,兩個男生趕緊都回到自己位子坐好。

「九點了,我差不多該送妳回去了。」李光晨對著林郁琹說。

「那我們走吧。」林郁琹起身和李光晨一起步出咖啡廳。

※ ※ ※ ※

林郁琹拉著李光晨的手飛快的經過離開的人群來到大廳。

「你們剛才去哪裡了?」林郁琹爸爸的看到他們劈頭就問。

「我剛才跟他在後花園聊天,然後我就不小心睡著了。」林郁琹喘著氣說。

「好了,帶李先生去換衣服吧。」林郁琹爸爸說。

※ ※ ※ ※

「今天很謝謝你。」林郁琹站在大門口說道。

「這沒什麼。」李光晨說。

「那麼我請司機送你回去。」林郁琹說。

「不用了,我走回去就好了。我家就在剛才那家咖啡廳的樓上,所以沒有多遠。」李光晨說。

「這樣啊。那麼路上小心,再見了。」林郁琹說。

「嗯。掰掰。」李光晨點了點頭轉身往家裡的方向走去。

※ ※ ※ ※

「欸!你怎麼全身都濕掉了啊?」李光晨才一開門廖義楷就坐在客廳沙發上問。

「淋雨啊。」李光晨把身上濕掉的衣服脫了下來,換上乾的衣服。

「你的林郁琹捨得讓你淋雨走回來啊。」廖義楷打趣的說。

「我跟她說不用司機送了。」李光晨說。

「幹嘛啊?吵架喔?」廖義楷問道。

「沒有啊。」李光晨說。

「那她有跟你告白嗎?」廖義楷好奇的問。

「有啊,怎麼了嗎?」李光晨說。

「所以你現在是他的男朋友囉?」廖義楷問道。

「不是,我拒絕了。」李光晨說。

「欸!老弟啊!你到底要傷幾個女生的心才甘願啊?」廖義楷說。

「我就沒有喜歡她啊。」李光晨說。

「好吧,隨便你。」廖義楷咕噥道。

「問完了?」

「問完了。」

「既然問完了,那就換我了。」李光晨跳上沙發勒住廖義楷。

「欸!你幹嘛啊!」廖義楷痛的大叫。

「老實招來!哥!你今天跟王韻儀到哪裡去了?」李光晨質問道。

「好好好!我招!我招!你先放開啦!」廖義楷用力掙脫著說道,李光晨這才把他放開。

「什麼時候也輪到你來弄你老哥了啊!」這次換廖義楷用力的把李光晨勒住。

「欸!你們兩個在前面吵什麼啊!」李媽媽從房間走出來說道,廖義楷趕緊把李光晨放開。

「早一點睡啊!」李媽媽說完又打了個哈欠回到房間內。

「你不弄我我也會說好嗎?誰叫你是我弟。」廖義楷咕噥道。

「好啦,乖啦,趕快說啦。」李光晨催促道。

「我今天跟王韻儀去遊樂園,然後我就問她願不願意做我的女朋友。她說她會考慮看看。」廖義楷說。

「什麼嘛,就這樣喔。」李光晨失望的說。

「晚上,我們去吃飯的時候,她說她...願意...願意試試看。」廖義楷接下去說。

「哥!你成功了!哥!你...」李光晨在客廳裡面大吼大叫,惹的李媽媽又從房間裡面走了出來。

「李光晨!我不是跟你說不要在那邊吵嗎?你知不知道現在幾點了?」李媽媽生氣的大吼道。

「喔,對不起。」李光晨趕緊識相的道歉,李媽媽搖了搖頭又回去睡覺。

「好啦,我的問題解決了。那你的未來怎麼辦呢?」廖義楷敲了敲李光晨的腦袋說。

「你才剛追到人就開始這麼張揚了啊?也不想想看是誰幫你的。」李光晨嘟著嘴說。

「好嘛,只是你要小心你以後娶不到老婆喔。」廖義楷說。

「你還說!」李光晨用力捶了一下廖義楷的肩膀。

「現在換我問你囉!你準備好要追女生了嗎?」廖義楷說。

「還沒啦!」李光晨沒好氣的說,廖義楷顯然對著個答案有點不滿意。

「快點去睡覺了啦!」李光晨說。

創作者介紹

雨天‧咖啡館角落‧等待中...

咖啡~雨天~米豆奶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