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光臨本站~

「對不起,我來晚了!」李光晨衝了過來。

「還好你趕上了,公車都來了。」廖義楷指著緩緩駛來的公車說。

「對不起喔!讓你等我。」李光晨喘著氣說。

「沒關係啦!上車吧!」廖義楷說。

上了車後,廖義楷先開口說:「基測剩一個禮拜了,你念完了沒?」

「當然還沒啊,誰像你一樣那麼用功啊?分數是什麼?能吃嗎?」李光晨半開玩笑的說。

「每次都這樣講,結果還不都考很好。」廖義楷說。

「我就真的還沒唸完嘛!同班九年的兄弟你也不相信。唉,真的是世風日下,人心不古。」李光晨嘆了口氣說。

「又在亂用成語了。」廖義楷嘆了口氣說。

「除了我之外,誰會相信你還沒念完啊。」廖義楷接著說。

「懶嘛...」李光晨打了一個大哈欠說。

「你打算上哪所高中啊?」廖義楷問。

「如果我們上同一所高中就可以同班十二年了欸,反正出門你常被當成我哥啊!你九月一號生,我八月三十一號,超剛好的啊!搞不好我們真的是兄弟喔!」李光晨說。

「你又在那邊瞎扯了,我們只是住樓上樓下而已,而且你怎麼能預料到我們會那麼剛好考上同一所高中?」廖義楷問。

「就師大附中啊,不是嗎?」李光晨說。

「還師大附中勒!那麼臭美喔!那為什麼不是建中?」廖義楷又問道。

「我都幫你想好了好嗎?你看我這個兄弟多貼心啊。」李光晨說。

「你少來!明明就自己想追女生,幹嘛扯到我身上來。」廖義楷說。

「 說到女生,你有喜歡的人了沒?」李光晨趕緊轉開話題。

「喔...這個喔...」廖義楷說著說著便看向窗外。

「你在看什麼啊?」李光晨好奇的問。

「喔...沒事。」廖義楷趕緊把頭轉了回來。

「在看哪個女生啊?」李光晨問。

「看個頭啦!看!下車了啦!」

※ ※ ※ ※

「你有要去福利社買便當嗎?」李光晨問。

「喔,好啊,走吧。」廖義楷說。

「你們兩個啊...」旁邊傳來了一個女生的嘆息聲。

「怎樣啦,林品妤?我們家廖大帥哥擋到你的路了喔?」李光晨說。

「還你們家勒...兩個人整天黏TT小心被人誤會是同性戀喔。」歐品妤說。

「這種是要你管喔,就算我們兩個手牽手去上廁所也輪不到你來管。」李光晨說。

「誰要跟你手牽手去上廁所啊!」廖義楷用力拍了一下李光晨的背。

這時,歐品妤的好朋友──王韻儀走了過來說:「你們在講什麼啊?」

「喔...呃...沒什麼,就...我們兩個先去福利社囉!」廖義楷說完馬上拉著李光晨離開。

「幹嘛啦?」李光晨問。

「走了啦!要不然就買不到便當了啦!」

「急什麼嘛...真是的...」

望著他們兩個漸去的背影,歐品妤嘆了一口氣說:「那兩個人說實在還蠻有趣的。」

「你不覺得他們兩個在一起超可愛的嗎?」歐品妤的另外一位朋友──陳思琳也走了過來加入話題。

「神經病一個。」樊士榮拎著便當走了過去。

「不要管他啦,他煩死了。」黃苑綺和李姵雯也走了過來加入話題。

「欸,他們回來了。」歐品妤指著窗外說。

李光晨和廖義楷手上各拿著一個便當走了進來,廖義楷馬上安靜的回到自己的座位坐好,李光晨則走向歐品妤她們。

「我深深覺得廖義楷對你有意思。」歐品妤語重心長的說。

「對啊,他只有在跟你講話的時候才比較放的開。」陳思琳說。

「那只是因為他幫我當弟弟看吧。」李光晨急忙辯解。

「說真的,你跟他之 一定有心電感應。要不然你們怎麼可能考試常常分數都一樣,而且甚至連錯的題目都一樣。」歐品妤說。

「那只是巧合。」李光晨故意把巧合兩個字講的很大聲。

「誰會相信啊,頻率那麼高,而且你們兩個又做那麼遠,你根本不可能抄的到他的答案。」歐品妤說。

「就跟你說是巧合嘛...」李光晨話才講到一半就突然想到她剛說的話。

「而且等等!我看起來像是會作弊的人嗎?」李光晨沒好氣的問。

「是蠻像的啊,你也不是什麼好學生嘛...而且我反而比較認為你是他哥,你每次搗蛋都拉著他去。」王韻儀說。

「是他說要跟著我的好嗎?」李光晨說。

「你不要什麼都推給他喔,我們可是看的一清二楚。」陳思琳說。

「別管這個了,你媽跟他媽不是早就認識了嗎?」歐品妤朋友之一的季彩馨也走了過來。

「是啊,她們是大學同學。」李光晨回答道。

「那她們搞不好有來個什麼指腹為婚的。」鄭莉紜說。

「對對對!講的超好的!鄭莉紜妳太讚了!」李姵雯興奮的大喊。

「算了,反正已經從七年級被你們鬧到九年級了,早就習慣了。」李光晨一邊低頭吃著便當一邊說。

「好嘛,開個玩笑幹嘛這麼認真。話說就要考基測了,我們以後不知道能不能在同一所學校。」王韻儀說。

「大家不如相約一起考師大附中吧!」黃苑綺提議。

「政大附中也不錯啊!不用穿制服欸!」陳思琳說。

「乾脆去北一女好了,順便把他一起拖去。」李珮雯用手指了指李光晨。

「我才不要念女校!」歐品妤馬上提出抗議。

「現在講這個有什麼用,先看看你基測考幾分再說吧。」樊士榮又從他們身邊走過去。

「那個人真的很討厭欸!希望他以後不要跟我同班。」王韻儀說。

「欸...過來一下。」廖義楷突然走過來說。

「幹...嘛...啊...」李光晨滿嘴都是飯的說。

「過來一下就對了啦!」廖義楷說著便把他拉到他前面的位子走了下來。

等廖義楷自己也坐下來後,李光晨馬上就開口說:「幹嘛啦!看起來那麼嚴肅。」

「我跟你說一件事喔,你不可以告訴別人喔,而且你要幫我喔。」廖義楷小聲的說。

「好啦,我哪一次把你的秘密說出去了?」

「我問你喔,你跟王韻儀她們那群女生是不是都很好?」

「你不會自己看嗎?」

「幹嘛啊,口氣那麼差。」廖義楷有點不高興的說。

「好啦,不要生氣嘛...你要說什麼?」李光晨趕緊坐好聽他說,順便把廖義楷的果汁拿起來喝。

「我喜歡王韻儀。」廖義楷淡淡的說。

李光晨聽到之後馬上被果汁嗆到一直咳嗽,還假裝把果汁吐回去。

「欸你很噁心欸!」廖義楷大叫。

「我沒...咳咳...吐回去...咳咳...啦...咳咳咳」李光晨邊咳邊說。

等到李光晨的咳嗽稍微平復之後,他立即興奮的問:「什麼時候發現的啊?幹嘛不造一點講嘛...有進展了嗎?」

「如果有進展我就不用找你了啊!」廖義楷趕緊用力的把李光晨的嘴巴摀住。

「嗚...放...嗚...開...」李光晨掙扎著把廖義楷的手拿開。

「不准說出去喔!」廖義楷張大眼睛說。

「好啦好啦...」李光晨看了廖義楷一眼,他仍然張大眼睛看著他。

「知道你想幹嘛啦,幫你就是了。」李光晨說。

「真的?」

「真的啦,騙你幹嘛。」李光晨又開始繼續吃起他的便當。

「不過你現在才說有什麼用,國中都快結束了。」李光晨在扒了一口飯後說。

「你們不是約好要上同一所高中了嗎?」廖義楷說。

「天知道到時候會發生什麼事啊。」

「反正幫我想辦法啦。我這麼少拜託你,你幫我一下會死喔,枉費我平常對你那麼好,實在是...」

「好!停!再念我就要被你念死了。我又沒有說我不幫你,你緊張什麼啊?」

「那就好!好了,沒事了。」廖義楷鬆了一口氣說。

「喔,好啦,我會幫你想辦法啦。那我先過去她們那邊囉。」李光晨說完便往歐品妤她們走去。

「你們剛才在講什麼啊?」李光晨才剛坐下歐品妤就開口問道。

「男人之間的談話。」李光晨撥了撥頭髮說。

「嗤!男人勒!你明明就是幼稚到不行的小男孩。」陳思琳不屑的說。

「不相信的話你自己去問他好了。」李光晨說。

「算了,懶的跟你這個幼稚的人吵。」陳思琳搖了搖頭並嘆了一口氣。

「欸你...」李光晨站起來想搥陳思琳一下,她則巧妙的躲開,而鐘聲也剛好響起。

「快回去自己的位子坐好!」老師站在講台上大聲的說。

「算你幸運!」李光晨用唇語對陳思琳說,陳思琳則扮了個鬼臉回應他。

※ ※ ※ ※

「基測成績單欸!你考幾分啊?」李光晨坐在廖義楷家客廳沙發上把桌上的成績單一把抓了過來。

「412!你變態啊!」李光晨對著成績單哇哇大叫。

「那你勒?」廖義楷好奇的問。

「400。」李光晨說。

「你考400!你才變態勒!都沒在念書還考這麼高。」廖義楷衝了過去勒住他的脖子並用手在他的頭上敲了兩下。

「好了啦!」李光晨費了好大一番功夫才將廖義楷甩開。

「分數不重要啦!」李光晨氣喘吁吁的說。

「又來了...」廖義楷則在一旁嘀咕著。

「我今天要來跟你講別的事情啦!」

「什麼事?」廖義楷好奇的坐起身子。

「等下要不要陪我出去玩啊?」

「好啊,反正沒事。」

「那十分鐘後樓下見。」李光晨立即溜回家換衣服。

十分鐘後,兩人在樓下碰面,兩人一見面立即開始批評對方的穿著。

「你穿那什麼啊?蝴蝶袖那麼明顯還敢穿無袖帽T。」廖義楷盯著李光晨的穿著努力憋著不笑出來。

「這哪是什麼蝴蝶袖啊!這是肌肉好嗎?」李光晨馬上反駁。

「那你自己又好到哪裡去?你的鞋子配上你的褲子看起來很好笑欸!又不是要去哪裡穿皮鞋幹嘛?」李光晨打量過廖義楷的穿著後笑著說。

「你不懂啦!這是品味。」廖義楷說,臉部也微微的漲紅起來。

「你高興就好,走吧。」李光晨說。

「我們要去哪裡啊?」廖義楷這時才想到這個問題。

「這裡。」李光晨指著住家大樓隔壁的大賣場說。

「哈?去大賣場幹嘛?」廖義楷呆愣愣的問。

「進去你就知道了嘛...」李光晨邊說邊把廖義楷推進了大賣場。

「你們終於來了。」門一大開就看見歐品妤面帶微笑的對他們揮手。

「你沒跟我說她們要來。」廖義楷一臉怨懟的說。

「又不會怎麼樣。」李光晨說。

「我跟她們又不熟。」廖義楷小聲的說。

「你到底想不想追王韻儀啊?」

「當然想啊,不過這樣有用嗎?」廖義楷懷疑的看著李光晨。

「到時候你就知道了啦。」李光晨一邊笑嘻嘻的說一邊把廖義楷拖了過去。

「你們兩個剛才站在那邊幹嘛?」王韻儀問道。

「沒什麼,你們不是有事情要講嗎?」李光晨說。

「是有事情要講啦,不過在這個之前我想在場有人很想針對你們的服裝進行一下評論。」歐品妤說,廖義楷向李光晨使了個不安的眼神。

「首先,廖義楷你的襯衫是還不錯看啦,跟褲子也很合。不過你沒事穿皮鞋來幹嘛,而且你的褲子也改的太窄了吧,加上你還露出那一節腳踝,看起來有一點...呃...一點娘。」李珮雯說。

「你看吧!我就說吧!」李光晨幸災樂禍的說。

「你不要笑他,你也沒好到哪裡去。」李珮雯說,李光晨的笑臉立即消失了。

「你真的糟蹋那件無袖帽T欸,手上贅肉這麼多還敢穿這種衣服,我真是服了你。還有你那件褲子,掛那麼多條鍊子幹嘛?你是怕穿整身黑太暗被車子撞是嗎?」李珮雯說。

「對他就那麼好,講我講的這麼毒!而且你看清楚這是肌肉不是贅肉!」李光晨說。

「那是因為我們...呃...跟他不熟,所以不太好鬧他。」黃苑綺指著廖義楷小聲的說。

「你們不就是為了跟他混熟才把我們找來的嗎?」李光晨說。

「是沒錯啦,不過...」

「那就直接切入正題。」李光晨立即大聲打斷陳思琳的話。

「好吧,那身為總召集人的我就來說明一下好了。這次的活動期限為五天四夜,活動地點就是我們家在小琉球的另外一間房子。行程之後會再跟你們說。這次要去的人有歐品妤、王韻儀、陳思琳、黃苑綺、李姵雯、鄭慈歆、劉霈綾、李光晨、廖義楷和我,合計十人。」季彩馨說。

季彩馨吸了口氣繼續說:「這次的活動宗旨...」

「還活動宗旨勒...」李光晨在一旁冷笑了一下。

季彩馨瞪了他一眼繼續說:「就是要讓大家和廖義楷能夠更熟一點。這樣我們也可以少花一點時間在幼稚的李光晨身上。」

「欸你說什麼!」李光晨不高興的在一旁大叫,惹的大賣場裡的路人都轉了過來看。

季彩馨再次瞪了他一眼怒喝道:「不要打斷我!」

「召集人果然很著急...」李光晨嘀嘀咕咕著。

「你說什麼?」季彩欣揚起眉毛問道。

「喔,沒什麼,請繼續。」李光晨說。

季彩馨又瞪了他一眼說:「因為那邊是一棟民宿,現在由我叔叔一家負責經營,所以所有的食物和飲料都不需要我們自己準備。」

她又停頓了一下繼續說:「說到我叔叔,忘了告訴你們,他的女兒跟我們同年,也會參與我們這次的活動。」

「等等!所以只有我們兩個男生?」李光晨突然想起這個問題。

「啊不然勒,這很稀奇嗎?你以前跟我們出去也都只有你一個男生啊,現在變成兩個你還有什麼好抱怨的?」季彩馨沒好氣的說。

「我是怕廖義楷不習慣。」李光晨趕緊找了個藉口,廖義楷則丟了一個看似「幹嘛扯到我身上來」的眼神給他。

「喔對,我都忘了。」季彩馨說。

「我的存在感有這麼薄弱嗎?」廖義楷首次在聚會中開口說話令不少人相當驚訝。

「幹嘛這麼驚訝啊?」他又望著大家說。

「沒有啦,只是我們擔心你不習慣跟這麼多女生出來玩。」王韻儀說道,李光晨注意到他臉上微微的泛紅。

「喔...跟...跟大家混熟很...很不錯啊,反...反正有...有李光晨陪...陪我。」廖義楷講話立刻變的結結巴巴的。

「那個不男不女的傢伙就算了吧...」歐品妤說。

「欸!」

季彩馨不理會李光晨的出聲抗議開口說:「那就好。至於本次的費用我想到了一個辦法,我們來成立一個會,每個人先繳會費1000塊錢,不過這個錢只支付團隊用物品,其餘的東西還是要自己付。以後我們只要出去玩就用這筆錢,你們覺得這個主意怎麼樣?」

「聽起來還蠻不錯的,不過錢要放哪裡?」歐品妤問。

「這筆錢當然就由李光晨來管理啊。」季彩馨微微一笑說。

「那萬一他把錢私吞勒?」歐品妤問。

「不會啦,我相信放他那邊錢一定會變多的,李光晨這個人最慷慨了。」季彩馨臉上的笑意更濃了。

「欸,季彩馨,好了啦。我覺得再鬧下去就有點過分了。上次去吃飯的時候也是,妳硬要李光晨出1000塊錢買單,還害他差點沒錢坐車回家。」王韻儀說。

「我是沒差啦。」看著王韻儀臉上的表情,李光晨又再加了一句:「我是說真的。」

「好了啦,不鬧你了。這筆錢就鄭慈歆來負責好了。」季彩馨說。

接著,她又繼續說道:「時間就是之前跟大家說的那個時間,那就那天在李光晨他們家大樓樓下見囉!」

一分鐘後,廖義楷和李光晨已經站在他們家樓下。

「所以她們只是為了吹冷氣才到大賣場裡去的?真是受不了...」廖義楷碎碎唸道。

「去咖啡廳還要花錢嘛...」李光晨說。

「那你打算那幾天要穿什麼?」廖義楷突然開了一個新話題。

「既然要去小琉球,那當然就是要享受陽光跟沙灘了啊!無袖背心搭上海灘褲配上夾腳拖再加上一副墨鏡就是最標準的打扮。」李光晨說。

「是嗎...」

※ ※ ※ ※

「結果你還不是這樣穿了?」李光晨拍了拍廖義楷的肩膀說。

「我那時候又沒有說不好。」廖義楷說。

「不過他們沒跟我們說要怎麼去欸。」廖義楷走出大樓說。

「等一下應該就知道了吧,因為我也不知道。」李光晨無奈的搖了搖頭。

「嘿!我們到了!」歐品妤的聲音突然出現。

「你們兩個也穿的太隨便了吧...」李珮雯不停的盯著他們兩個看。

「還戴墨鏡勒...」黃苑綺則在一旁嘆氣。

「這是陽光型男的基本配備欸!」李光晨說。

「陽光型男?」幾個女生彼此對看之後開始大笑起來。

「怎樣啦?」李光晨不滿的問。

「沒什麼,只是...哎唷,我笑到肚子好痛...」季彩馨擦了擦眼淚,換了一口氣繼續說:「好了,我們出發吧。」

「我們要怎麼去啊?走路喔?」當李光晨一說完,大家都無奈的看著他並搖了搖頭,各自拎著行李跟著季彩馨走。

「這麼沒意思...」李光晨說。當他發現仍然沒有人理他之後他才拎著行李追上去大喊:「欸!等我!」

「連你也這樣,真的是...」李光晨在路上不斷的對廖義楷發著牢騷。

「欸!李光晨,你可不可以把你的嘴巴閉上啊?再吵小心坐不到高鐵喔。」歐品妤從前方轉過頭來訓了他一頓。

「我們要坐高鐵去喔?」廖義楷問。

「我沒跟你們講嗎?」季彩馨停下腳步努力的回想。

「沒有。」李光晨說。

「那還真是不好意思啊。」季彩馨說。

「欸!你們快看前面那個人!」鄭慈歆指著前方大聲叫道。

「前面?哪個人啊?前面那麼多人。」劉霈綾踮起腳尖向前張望。

「喔,我看到了。還真是不吉利,那個凡士林啦。」歐品妤指著遠處樊士榮的身影說。

「不會吧!他跟我們一樣要進去火車站。」陳思琳叫道。

「進去就進去嘛...他不可能跟我們一樣是要去小琉球玩的啦。」李光晨說完後看了看大家的臉色,用另一種不確定的語氣說:「好吧...應該沒那麼衰啦...」

「我不管!我絕對要跟著他直到確定他跟我們不同方向為止!」陳思琳生氣的跟上樊士榮的腳步。

「這樣會被他發現啦!」李珮雯在後面小聲的叫道。

「我們會錯過高鐵啦!」季彩馨說,不過陳思琳老早就走到聽不見他們說話聲音的地方了。

「看來我們也只好跟上去了。」黃苑綺小跑步的進了火車站。

「如果他跟我們同一台車那就不會錯過了啊。」李光晨說。

「喔,拜託你閉嘴!真是烏鴉嘴!」歐品妤在一旁大聲的咒罵。

到了月臺後,他們發現陳思琳雙手插腰的站在那兒等。

「不會吧!真的同一台車喔...」歐品妤絕望的說。

「而且他就坐在我們隔壁車廂!」陳思琳氣呼呼的說。

「沒關係啦!至少坐隔壁車廂嘛...」李光晨趕緊安慰她們。

「都是你啦!烏鴉嘴!」歐品妤轉過頭來瞪了他一眼,之後便氣呼呼的走入車廂。

「欸!干我什麼事啊!」李光晨無辜的跟著大家上了車。

※ ※ ※ ※

「接下來勒?」大家在左營站下車後,歐品妤開口問道。

「再來我們要去坐捷運。」季彩馨說。

「坐捷運幹嘛啊?幹嘛沒事多花這個錢啊!」李光晨不滿的說。

「反正很多人都沒坐過高雄捷運嘛,我就想說坐高鐵下來比較省時間,再來只要坐捷運就可以到接駁車的地方了。你如果不想花這個錢你就自己走路吧!」季彩馨說。

「要搭幾站?」李光晨問。

「5站,搭到高雄火車站。」季彩馨說。

「那我還是坐捷運好了。」李光晨小聲的說,其他女生則在不停的笑。

等大家走出捷運站,接駁車早就在那裡等了。

「小姐,你們遲到了。」開車的司機大叔嘴裡叼著菸不高興的說。

「我記得我有通知你我這個時候才會到。」季彩馨毫不畏懼冷冷的說。

「快上車!我等一下還有別的客人要接!」司機大叔厲聲說道。

大家紛紛拎著行李走上車,季彩馨在上車前還不忘轉過身去瞪了司機一眼。

※ ※ ※ ※

「好了,就是這裡,我們要下車囉!」季彩馨興奮的說。

等車子一停,大家便一把抓起行李爭先恐後的衝下車。

等車子開走後,歐品妤生氣的大叫:「季彩馨!這個司機是你找的嗎?」

「不是啊,怎麼了嗎?」季彩馨一臉疑惑的望著大家。

「這個司機開車技術有夠爛的!」鄭慈歆在一旁大叫。

「而且他還開那麼快!他以為他在開賽車嗎?」陳思琳擺出一副快要吐出來的表情。

「我剛才差點就吐了。」劉霈綾也不太高興的說。

「對不起嘛...」季彩馨一臉歉意的說,接著開口問道:「啊那兩個人到哪裡去了?」

「貌似是李光晨拉著廖義楷去廁所吐,我們的新朋友臉色還蠻難看的。」王韻儀說。

「我們回來了。」李光晨拖著廖義楷在遠處叫道。

「他還好吧?」季彩馨怯怯的問。

「你不會自己看嗎?」李光晨生氣的問。

「對不起嘛...」季彩馨特別用了一個很嗲的聲音說。

「好了啦,我沒...嘔...」廖義楷話還沒說完又低頭對著李光晨手上的塑膠袋裡吐。

「這樣子最好是沒事啦!」李光晨氣呼呼的說,而這時廖義楷總算吐完了。

「沒關係啦...我現在沒事了...」廖義楷臉色慘白卻硬是擺出一個僵硬的微笑。

「那接下來是坐船囉?」歐品妤問。

「是啊。」季彩馨回答道。

「那廖義楷怎麼辦?」王韻儀問道。

「喔...這...這不...不要緊...我不...」廖義楷低著頭結結巴巴的說,歐品妤則在一旁用好奇的眼光打量著他。

李光晨一察覺到歐品妤的眼神就立即幫他把話接下去說:「他不太會暈船啦,剛才應該是開太快才這樣的啦,而且他現在應該也沒東西可以吐了。」

講完後,他又望向歐品妤,此時她仍然死盯著廖義楷不放,廖義楷則低聲的說:「謝謝!」

「好了,再五分鐘船就要來囉!」季彩馨說。

「欸!你們都忘記一件重要的事了啦!要打卡!」陳思琳猛然的想到。

「那我們先來拍一張照好了。」季彩馨掏出手機說。

「10個人你要怎麼自拍啊?」鄭慈歆馬上提出質疑。

「這種事就要交給手長的人去做。」李光晨說著便從季彩馨手中抽走手機。

「你真的是讓別人想不嗆你都難欸!」歐品妤說道。

「妳又不是第一天認識他。」廖義楷突然冒出這一句。大家先是一陣沉默,顯然是因為廖義楷平日太少講話的緣故,接著就開始哈哈大笑。

「欸你!」李光晨轉過頭來推了他一下。

「開個玩笑嘛...幹嘛那麼認真。」廖義楷說。

「好啦!位子快喬好!」李光晨說完就把手伸長,硬是把十個人都擠進了手機螢幕中。

「我要拍了喔!三...二...一...好了!拍的怎麼樣呢?」李光晨點了點剛才照的照片。

「超讚的!」李光晨沾沾自喜的看著季彩馨的手機。

「是嗎?我看。」陳思琳從他手中接過手機,歐品妤和劉霈綾也把頭湊了過來。

「還可以啦。」歐品妤說。

「幹嘛這樣...」李光晨露出一副受傷的表情。

「你可不可以收回那個表情,小心妨礙風化被警察抓走喔。我沒說照的很爛就不錯了。」歐品妤說。

「欸!季彩馨!用藍牙把照片傳給我,我也要打卡。」陳思琳也掏出手機說道。

「我也要!」

「我也要!」

大家紛紛拿出手機,廖義楷也拿了出來,但李光晨注意到他正準備用相機拍一張王韻儀的照片。

「欸!你在幹嘛啊!」在李光晨確定其他人都在忙著打卡以及上傳照片之後,他用手頂了頂廖義楷的手。

「喔!沒事!」廖義楷慌亂的用手把手機遮住,還差點弄掉了手機。他轉過身來才發現是李光晨,他用一種不太高興的聲音說:「你幹嘛啊?」

「你有經過她同意嗎?」李光晨質問道。

「沒有。」廖義楷小聲的說。

「那我勸你最好不要照,她的臉書相簿裡面就有了你幹嘛還要照。」李光晨說。

「我只是比較喜歡她現在的樣子。」廖義楷說。

「你還有很多時間,你急什麼嘛...」李光晨已經發現歐品妤轉過頭來看他們兩個了。

「你們兩個在那邊鬼鬼祟祟的做什麼啊?」歐品妤用著懷疑的眼光打量著李光晨。

「沒什麼啦...」李光晨心虛的笑一笑,之後便趕緊轉移話題:「你們看,船來了,我們上船吧!」

「你們要坐裡面還是外面?」王韻儀在大家上船後問道。

「當然是外面囉!這樣才吹的到風嘛!」李珮雯說。

「那我去坐裡面喔,我怕我暈船。」王韻儀說著便往裡面的座位走去。

「為了預防我哥等一下吐,所以我跟他也一起進去好了。」李光晨也拉著廖義楷跟著王韻儀走去。

「你幹嘛啦...」

在廖義楷正想反駁的時候,王韻儀已經指著一旁的三個空位說:「這邊剛好有三個位子喔!」

「喔...喔...謝...謝...謝...」廖義楷結結巴巴的說。

王韻儀選了最邊邊的位子坐了下來,而廖義楷硬是被李光晨推著坐到中間的位子。

「你是第一次跟著我們出來玩欸!感覺怎麼樣?」王韻儀轉過頭來問廖義楷。

「喔...很...很...不...不錯...不錯啊...」廖義楷的臉已經整個紅了起來。

「看來你還沒習慣跟李光晨以外的人講話。」王韻儀說。

「我...我想是吧...」廖義楷深吸了一口氣說。

「真的很難想像我們這一團年紀最大的人這麼安靜,而年紀最小的卻吵的跟猴子一樣。」王韻儀說。

「欸!你說誰像猴子啊?」李光晨轉過頭來問。

「也真的很難想像一個這麼成熟穩重的人和一個幼稚好動的人感情會這麼好。」王韻儀不理他繼續說道,而廖義楷聽到自己被認為成熟穩重時臉又更紅了一些。

「他...他人很好啊...」廖義楷又深吸了一口氣說。

「他人是很好沒錯啦。」王韻儀附和道。

「知道就好。」李光晨在一旁得意的說。

「他平常會不會欺負你啊?」王韻儀對著廖義楷問。

「不...不會啊...妳...妳怎麼會這樣...這樣想...」廖義楷依然結結巴巴的說。

「對嘛,妳怎麼會這樣想?真糟糕欸!」李光晨也在一旁搭腔。

「看起來就蠻像是會發生這種事的啊。」王韻儀說。

「我沒事幹嘛欺負我哥啊?真是的...」李光晨說。

「所以你們從以前到現在都沒有吵過架囉?」王韻儀又丟了一個問題出來。

「我...我印象中好像沒...沒有吧...」廖義楷還是沒辦法止住他的害羞。

「還真是令人難以想像。」王韻儀擺出了一副嘆為觀止的表情。

「就跟妳說我們兩個的感情比親兄弟還親你不相信。」李光晨露出「我早就告訴過你了」的表情說。

「那你有兄弟姐妹嗎?」王韻儀又開始丟問題。

「有...有啊...就...就坐在我旁...旁邊...」廖義楷指了指李光晨說。

「欸!我突然想到一個好主意欸!」李光晨突然岔開話題。

「你又有什麼餿主意了?」王韻儀露出了不感興趣的神情。

「我想說趁現在船比較穩來拍一張我哥這次和大家出來玩的認證照。」李光晨說。

「什麼意思啊?」王韻儀不解的問。

「就是為了證明我哥和妳們八個女生漸漸熟了,他要和每一個新朋友都拍張照留念啊。」李光晨說。

「喔!好啊!」王韻儀爽快的答應了,廖義楷的臉頰此時已經有如蘋果一般的紅了。

「那你們靠近一點。」李光晨從廖義楷口袋中拿出手機準備拍攝。

「三...二...一...好了,妳看看怎麼樣?」李光晨將手機拿給了王韻儀並對廖義楷眨了眨眼,廖義楷顯然還沉浸在剛才的事件中,根本沒有注意到李光晨。

「還不錯啊,你要不要看一看?」王韻儀將手機拿給了廖義楷。

「喔...謝謝...謝...」廖義楷低著頭說並默默的把手機收了起來。

突然「砰」的一聲,王韻儀尖叫著往前飛了出去,船上的許多其他乘客也都如此。廖義楷立即抓住了她的手,並把她拉回座位上。

「妳...妳還好...吧...」廖義楷向觸電一般的依然抓著她的手。

「沒...沒事了...」王韻儀心有餘悸的說,廖義楷在這時也放開了她的手。

又是「砰」的一聲,船身突然傾斜,廖義楷整個人靠到了李光晨的身上,而王韻儀也靠到了廖義楷的身上,船上有許多乘客也都東倒西歪,有的還發出驚呼聲。

「發...發生什麼事...了啊?」王韻儀害怕的問。

「不...不知...知道...」廖義楷此時已不知是害羞還是害怕了。

「我出去叫他們進來。」李光晨才一起身就被晃的差點跌倒。

這時,其他的七個女生也從外面跑了進來,看到廖義楷和王韻儀跌坐在一起時露出了尷尬的表情。

「現在浪太大了,站在外面還蠻危險的。」黃苑綺說。

「那這兩個位子給你們女生坐好了。」廖義楷立刻把王韻儀扶正,然後匆匆的站了起來。

「那我們就不客氣囉!」歐品妤和陳思琳一屁股就做了下去。

「我想到外面去。」廖義楷說。

「喔,那走吧。」李光晨拎著行李往外面走去。

「他們兩個又要幹嘛了啊?」李光晨聽到歐品妤她們在竊竊私語。

「一定又不是什麼好事。」陳思琳反射性的說。

到了船艙外,兩人將行李隨手一丟便靠在欄杆上。

「呃...剛...剛才...謝...謝謝...你」廖義楷吞吞吐吐的說。

「幹嘛?跟我講話也突然變的...結...結...結...巴...巴...的。」李光晨說,廖義楷的臉又漲紅了起來。

「我才捨不得讓我哥做虧心事勒。」李光晨用肩膀頂了頂他,廖義楷立刻低下頭來。

「而且這又不是什麼壞事,幹嘛那麼心虛啊。」李光晨趕緊安慰他。

「嗯...」廖義楷微微的點了點頭,接著兩個人都安靜下來了。

船速漸漸的慢了下來。這時,幾個女生合力拉著王韻儀走了出來。

「欸!她剛才撞到欄杆又扭到腳,現在怎麼辦?」季彩馨開口道,王韻儀的膝蓋現在還淌著血。

「我哥來背她下船好了,我來幫她拿行李。」李光晨說,廖義楷的臉又紅了起來。

「那就交給你囉!」黃苑綺對著廖義楷說。

折騰了一會兒,廖義楷終於把王韻儀背了起來,船也靠了岸。

「欸!季彩馨!要走多久啊!」下船走了五分鐘後,陳思琳終於受不了毒辣的太陽說道。

「要到了啦!轉個彎就到了。」季彩馨趕緊安撫眾人。

轉個彎後,映入眼簾的是一個大院子,季彩馨興奮的說:「我們到了喔!」

「先來處理一下王韻儀的腳吧!」李珮雯看著王韻儀還在淌著血的腳說。

「那我們先進去再說吧!」季彩馨說。

「寬叔,我們來了喔!」踏進屋內的季彩馨對著屋內大喊道。

過了不久,一位打扮時髦的帥氣男子走了出來。

「季彩馨,妳男朋友喔?」歐品妤興奮的問道。

「男朋友?小姐,妳還真愛說笑!我是她叔叔。」寬叔說道。

「您也太年輕了吧!」李珮雯驚呼道。

「謝謝誇獎囉!來,這邊請!我帶你們去房間。」寬叔說道。

大家跟著寬叔的腳步走上二樓。

「這間十二人房就是你們住的。」寬叔指著大房間說道。

「這房間好大喔!」劉霈綾衝進房興奮的說。

「從窗戶還可以看到海欸!」鄭慈歆指著窗外說。

「我...我先來幫...幫你擦藥好...好了...」廖義楷把王韻儀放了下來說道。

廖義楷從背包裡拿出醫藥箱仔細的幫王韻儀處理傷口。

「好...好了...這樣...這樣就...就好...好了...」廖義楷説。

「我以前怎麼都不知道你會這個?」李光晨打量著廖義楷說。

「再...再來是...是腳扭...扭傷...那...那就...用...用按...按摩的...好...好了...」廖義楷完全沒有理李光晨。

大家這時都目不轉睛的盯著他們兩個看,王韻儀被大家看到有些不好意思,趕緊把腳抽了回來。

「這...這樣就可以了,謝謝你。」王韻儀紅著臉說。

「妳...確...確定真...真的好...好了嗎...」廖義楷紅著臉盯著她問道。

「好了,你看,我可以自己走路了。呃...謝謝你。」王韻儀起身在房間內走了幾圈說。

「那...那...那就...就...就好...好...不...不...不客...客氣...氣...」廖義楷的結巴變的更嚴重了。

「好了!既然王韻儀的腳傷好了,我們不如就趕緊出去玩吧。」李珮雯說。

「啊妳的堂妹勒?」李光晨問了問季彩馨。

「急什麼啊?這麼期待看到她啊?」季彩馨打趣的問。

「問一下是會死喔。」李光晨做了個鬼臉說。

「她明天早上才會到。」季彩馨說。

「那我們現在要做什麼呢?」王韻儀問道。

「反正時間還早嘛,所以今天的活動是騎腳踏車環島。」季彩馨說。

「環島喔...很累吧?」黃苑綺問。

「一點都不會,放心好了,絕對很輕鬆。」季彩馨說。

「那我們還等什麼呢?」劉霈綾率先衝出房門,大家也都跟了出去。

「我們先去租腳踏車吧。」季彩馨率領大家繞過大街小巷來到租車店面前。

「欸!有摩托車欸!」李光晨指著一旁的摩托車說。

「幹嘛!你是會騎喔?」歐品妤說。

「當然是會啊!老闆,我要那一台。」李光晨指著一台銀色的機車說。

「好,鑰匙給你。騎車小心喔!」租車店老闆打量著他說,並把機車鑰匙交給了他。

「老闆,我還要八台腳踏車。」季彩馨說。

「好,裡面的車自己去牽。」租車店老闆說道。

老闆在其他女生進去挑車的時候轉過頭來問李光晨和廖義楷:「那八個哪兩個是你們的女朋友啊?」

「沒有啦,同學而已啦。」李光晨笑著回答。

「季彩馨都已經長這麼大了啊。」租車店老闆說道。

「你認識她?」廖義楷問。

「認識啊,這個島也就這一丁點兒大,怎麼可能不認識嘛。」租車店老闆捻了捻鬍鬚說。

「那你知道寬叔今年幾歲了嗎?」廖義楷問。

「四十七八歲吧,不過看起來就跟二十出頭的毛頭小子一樣桀敖不馴,也難怪他會和他老婆離婚。」租車店老闆燃起一根菸說。

「他離婚了?」李光晨驚訝的問,廖義楷也露出驚訝的表情。

「是啊,小孩生下來之後馬上就離了。」租車店老闆吐了口煙說。

李光晨一時不知道該接什麼話,租車店老闆便繼續說:「她們八個選台腳踏車是要選多久啊?」

「好了,讓你們久等了!」歐品妤牽著一台腳踏車走了出來。

「老闆,我們五天後會來還車喔!」季彩馨也牽了台車跟著走了出來。

「你們要玩五天啊!」租車店老闆說。

「對啊!剛考完基測嘛,想說好好放個假。」季彩馨說。

「那好好去玩啊!」租車店老闆說。

「那這樣多少錢?」季彩馨問道。

「算妳便宜一點,八台腳踏車和一台機車200塊。」租車店老闆說。

「這麼便宜喔!」季彩馨一邊驚喜的說,一邊把200快塞進租車店老闆手中。

「知道便宜下次就多帶一點人來知道嗎?」租車店老闆開玩笑的說。

「好啦,知道啦,我們先走囉!」季彩馨跨上腳踏車說。

李光晨和廖義楷也跨上摩托車,鄭慈歆在一旁問:「你真的會騎嗎?」

「當然會啊!」李光晨自信的說。

「可是你們安全帽什麼的都沒戴,這樣很危險欸!」王韻儀說,李光晨回頭看了一下廖義楷,發現他的臉又開始微微的泛紅。

「不會啦,我騎車技術好的很。」李光晨說。

「到時後摔的四腳朝天我們可不管喔!」歐品妤說。

「不用擔心啦,真是囉唆。」李光晨一邊碎碎念一邊發動引擎。

「地圖給你。」季彩馨把地圖地給了廖義楷。

「要幹嘛?」李光晨不解的問。

「你們兩個騎摩托車的一定比較快到啊,我才不想追著你們跑勒。」季彩馨說。

「我們又不知道要先去哪裡。」李光晨說。

「照著那條紅線走就對了。」季彩馨說。

「那就先放你們兩個去約會囉。」陳思琳說。

「什麼東西啊...」李光晨白了她一眼,接著騎著摩托車走了。

「廖義楷你要記得抱緊才不會摔下車喔!」歐品妤在後面喊著。

「你真的會騎嗎?」廖義楷不安的問。

「連你也不相信我。」李光晨假裝受傷的說。

「我只是...」

「擔心會發生危險。拜託!我自己騎車的人我一定會注意好嗎?更何況我還載了一個廖大帥哥,怎麼可能讓你摔車勒?」李光晨說。

「你要一次全程騎完還是要一站一站等她們?」李光晨看廖義楷露出稍微放心的表情後問道。

「一次騎完好了。」廖義楷說。

「那你要抱緊囉!」李光晨說。

「欸你怎麼跟她們一樣啊!」廖義楷重重的捶了一下李光晨的背。

「這可是你最後一次抱別人了喔,以後你就只能抱王韻儀了欸!」李光晨說。

「你少拿她來嗆我喔!」廖義楷臉微微泛紅的說。

「你再不抱,我等一下騎快小心摔下去喔!」李光晨說。

「老實說,你是不是喜歡男生?」廖義楷突然敲了敲李光晨的頭說。

「跟你講過多少遍了,不是。」李光晨說。

「那你幹嘛叫我抱你?」廖義楷繼續追問下去。

「我又沒被別人從後面抱過,嘗試看看嘛。」李光晨說。

「找藉口也找個好一點的好嗎?」廖義楷雖然這麼說但還是抱住了李光晨。

「如果你是女生我一定追你。」李光晨說。

「你再亂講話我就放手喔!」廖義楷威脅他說道。

「好好好,不鬧了。」李光晨說。

※ ※ ※ ※

「剉冰店欸!要不要吃個冰再回去?」廖義楷戳了一下李光晨問道。

「好啊!摩托車放門口應該沒關係吧!」李光晨熄掉引擎,和廖義楷一起走進冰店。

「兩位帥哥!要吃什麼?」冰店老闆娘問道。

「一個芒果牛奶冰加煉乳跟布丁,另外一個草莓牛奶冰一樣加煉乳跟布丁。」李光晨說。

「你怎麼知道我喜歡吃什麼?」坐下來後,廖義楷問道。

「你是我哥欸!我跟在你旁邊14年了我會不知道你喜歡吃什麼嗎?」李光晨說。

「你如果是女生我就追你。」廖義楷笑著說。

「幹嘛學我!不過最了解你的人很快就不會是我了,馬上就要被王韻儀取代了。」李光晨嘆了一口氣說。

「不會啦,我保證你絕對還是那個最了解我的人。」廖義楷拍了拍李光晨的肩膀說。

「好了!冰來了!」冰店老闆娘端著冰走了過來將兩大盤的剉冰放在桌上並在他們對面坐了下來。

「跟家人出來玩啊?」冰店老闆娘問道。

「啊?」廖義楷滿嘴都是冰的發出了疑問的聲音。

「他剛才不是叫你哥哥嗎?」冰店老闆娘指著李光晨說。

「我們有長的很像嗎?」廖義楷問道。

「只有眼睛不太一樣,而且你們剛才走進來墨鏡還沒摘掉的時候真的一模一樣。」冰店老闆娘說。

「這麼誇張?」廖義楷一直以為李光晨以前講的都在胡扯。

「嗯。」李光晨拍了他的肩膀,很用力的點了頭。

「喔,這個嘛...我算是他哥沒錯啦,不過我們沒有血緣關係。」廖義楷跟冰店老闆娘解釋。

「這樣喔...」冰店老闆娘喃喃說道。

「我們是跟同學來玩的,就剛好基測考完。」李光晨一邊拿湯匙戳著冰一邊說。

「那祝你們玩的愉快!我先去忙了!」冰店老闆娘起身,李光晨對她微微的點了一個頭。

吃完冰後,李光晨牽著摩托車和廖義楷往民宿的方向走去。

「那邊有雜貨店,我去買一些飲料好了。」廖義楷說。

「欸!我要啤酒!」李光晨說。

「你喔,真是受不了你...」廖義楷笑了笑走進雜貨店。

幾分鐘後,廖義楷拎著一大袋的瓶瓶罐罐和幾包零食從雜貨店走了出來。

「趕快走吧,重死了。」廖義楷擺出了一個猙獰的表情。

到了民宿後,寬叔正坐在大廳看電視。

「咦?怎麼只有你們兩個男生?其他人呢?」寬叔在他們走進去時問道。

「她們騎腳踏車比較慢。」廖義楷說著便坐了下來。

「寬叔,要不要喝幾杯。」李光晨也坐了下來。

「你們未成年跟人家喝什麼酒啊。」寬叔馬上回絕了。

「都15了,喝幾杯不會死啦。」李光晨說。

「你醉了怎麼辦?你們等一下還要烤肉欸!」寬叔說。

「烤肉?」廖義楷和李光晨彼此對看了一眼。

「小馨說你們今天晚餐要自己烤肉,然後還叫我準備一些東西啊。」寬叔說。

「沒關係啦,寬叔。反正現在沒事嘛,我們來陪你喝幾杯。」李光晨說。

「好好好,喝就喝,真是受不了你們這種年紀的小孩。等下醉了不要怪我喔!」寬叔開了一罐啤酒說,李光晨也開了一罐啤酒。

「你不喝嗎?」李光晨轉頭問廖義楷。

「不太好吧。」廖義楷說。

「你又不是沒喝過。」李光晨頂了頂他。

「我怕喝醉嘛,我晚一點再喝好了。我喝果汁。」廖義楷說。

「好了,那麼乾杯!」

「寬叔,你在幹嘛?」季彩馨的聲音突然出現,害的廖義楷差點把果汁噴了出來。

「怎麼了嗎?」寬叔問道。

「我不是跟你說那個李光晨如果在那邊瞎起鬨你不要理他嗎?」季彩馨質問道。

「欸!我才沒有瞎起鬨勒!」李光晨提出抗議。

「就喝一杯嘛,有什麼好大驚小怪的啦。」寬叔說。

「算了,這次就不跟你計較。」季彩馨說。

「好了嘛小馨,幹嘛這麼生氣嘛。妳要的東西在廚房喔。」寬叔說完便趕緊溜出了大廳。

※ ※ ※ ※

「李光晨,你到底會不會用啊?」歐品妤不耐煩的問道。

「會啦,等一下是會死喔。」李光晨也一樣很不耐煩。

「在等的時候,我們就先來吃點東西吧。」廖義楷把剛才買來的東西都拿了出來。

「哇!有零食耶!」大家都興奮的衝了過來。

「你要吃嗎?」廖義楷拿著一包洋芋片問了問李光晨。

「喔好啊。」李光晨才正要伸手拿就被廖義楷的手擋下來了。

「幹嘛啊?」李光晨不解的問。

「你的手剛才才弄過木炭還敢拿東西吃啊?嘴巴張開啦!」李光晨乖乖的把嘴巴張開,廖義楷趁機把好幾片洋芋片一次塞進了李光晨的嘴裡。

「塞這...這麼多...幹嘛啦...」李光晨努力的張嘴咀嚼著。

「欸你剛才有看到嗎?我就說他們兩個在一起超可愛的啦!」陳思琳在一旁拉著歐品妤的手說。

「欸!夠了喔!」廖義楷假裝生氣的說。

「好啦好啦,不說不說。」陳思琳吐了吐舌頭。

「話說回來,李光晨你到底弄好了沒啦?」劉霈綾又回到這個話題。

「弄好了啦。天啊,我快熱死了。」李光晨說著便把身上的無袖背心脫掉。

「李光晨!你是變態啊!」鄭慈歆尖叫著摀起眼睛。

「欸!難得的好身材欸!還不把握機會多看一點。」李光晨臭屁的說。

「欸!今天我們來做一件好玩的是好不好?」王韻儀突然提議。

「什麼好玩的事啊?」季彩馨感興趣的問道。

「就是今天晚上我們來一點感性時間。」王韻儀說。

「所以這樣的意思是說要盡量說真心話囉?」黃苑綺問道。

「一部分啦,反正大家都認識那麼久了。」王韻儀說。

「而且東西都烤好啦,可以吃囉!」李光晨把一盤盤的食物裝盤擺上桌。

「那大家就坐下來好好的聊一聊好了。」李珮雯說。

「那就廖義楷先說吧!」王韻儀拿起一串烤雞肉串說道。

「我...我先...先喔...」廖義楷講話又變的結結巴巴的。

「呃...那我問一個問題好了。妳們對於李光晨這個人到底是喜歡還是討厭呢?」廖義楷想了一想問道。

李光晨一開始愣了一下,接下來就開始大笑起來。

「有...有很好笑嗎?」廖義楷不解的看著他。

「是還蠻好笑的,你想想看嘛,如果我們討厭他,我們怎麼可能會跟他那麼要好呢?嗆他只是好玩而已啦。」陳思琳說。

「對啊!說實話,李光晨身高183,成績也不錯,長的也蠻帥的,又會唱歌、又會跳舞、身材又好,就只是幼稚一點而已。」歐品妤說。

「而且他人也很好,從來沒有因為我們鬧他發過一次脾氣。」季彩馨接著說。

「雖然有時候是個搗蛋鬼,但是人品其實還蠻不錯的。」王韻儀說。

「還蠻難得被你們誇讚的。」李光晨也難得不好意思的摸了摸頭。

※ ※ ※ ※

「我很喜歡你。」寬叔的女兒──季瀅妃對著李光晨說,這時他們身旁只有廖義楷而已,其他人都還在房間內熟睡著。

李光晨正在喝果汁,被這突如其來的告白嚇的嗆到一直咳嗽。

「我還在想說,14歲的你,愛情應該開始萌芽了吧?看來我錯了。」季瀅妃嘆了口氣說。

「對不起,我還沒有準備好要談戀愛。」李光晨說。

「你在這個年紀騎過機車、喝過酒,但是就少了談戀愛。你為何不試試看呢?」季瀅妃說。

「很簡單,沒有想談戀愛的感覺。我們差不多該收拾行李了。」李光晨起身拉著廖義楷回到房間內。

※ ※ ※ ※

「歡迎光臨!」李光晨獨自走進住家大樓樓下的咖啡廳。

「李光晨,你好久沒來了。」老闆娘──黃阿姨轉身說道。

「對啊,之前在準備基測。」李光晨邊說邊找了個靠窗的位子坐了下來。

「歡迎光臨!」一陣匆忙的腳步聲傳了過來,李光晨轉頭一看,是季瀅妃。

「你怎麼在這裡?」季瀅妃走了過來問道。

「我家住樓上。那你呢?」李光晨說道。

「我進來躲雨的。」季瀅妃指著窗外下著雨的街道說道。

「要坐這裡嗎?」李光晨問。

「喔,好,謝謝。」季瀅妃在李光晨對面坐了下來。

「想喝點什麼,我請客。」李光晨說。

「柳橙汁好了。」季瀅妃說。

「好,稍等我一下。」李光晨說完便往櫃檯走去。

「李光晨,你女朋友啊?」黃阿姨打趣的說。

「同學。」李光晨說。

「喔,好吧。今天想喝點什麼?」黃阿姨問道。

「一杯冰咖啡。」李光晨說。

「那那位美女呢?」黃阿姨問。

「柳橙汁。」李光晨說。

「好的,那邊坐一下。」黃阿姨說完便轉身到後面去忙了。

李光晨才剛回到位子上坐好,季瀅妃就馬上開口問道:「廖義楷呢?怎麼沒看到他?」

「他在樓上睡覺。」李光晨說。

「你為什麼那麼快就拒絕啊?」季瀅妃突然問道。

「我說過了。」李光晨平淡的說。

「那你為什麼不想久一點?」季瀅妃繼續問道。

「我到底有哪一點可以讓你喜歡啊?」李光晨忍不住問道。

「你很完美。」季瀅妃說。

「沒有人是完美的。」李光晨說。

「我指的是對我而言。」季瀅妃說。

「反正事情都過去了,追究這個做什麼呢?」李光晨把頭望向窗外,不願意再多談這個話題。

※ ※ ※ ※

「你幹嘛拒絕她呢?」廖義楷問。

「哥,我拜託你,這個問題你已經問了一個暑假了。重點就是我還不想談戀愛。」李光晨說。

「我們兩個又同班了耶!」廖義楷看苗頭不對便趕緊轉移話題。

「那其他人勒?」李光晨問。

「那九個都在隔壁班。」廖義楷說。

「隔壁班?全部?」李光晨詫異的看著廖義楷。

「我剛才不是講的很清楚嗎?」廖義楷敲了敲李光晨的頭。

「不過這不重要。」廖義楷說。

「那重要的是什麼?」李光晨好奇的問道。

「重要的是明天是你的生日喔!要去哪裡慶生啊?」廖義楷說。

「我看你明明就不是想講這個吧!你是想說『重要的是,你還是要幫我追王韻儀喔!』」李光晨懷疑的看著廖義楷。

「最好是啦!」廖義楷臉又紅了起來。

「馬上就要開學了耶,你準備好迎接追女生的挑戰了嗎?」李光晨問道。

「我...準備好了。」

創作者介紹

雨天‧咖啡館角落‧等待中...

咖啡~雨天~米豆奶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呱呱
  • 呵呵~~品妤這個名字跟我同學的一模模一樣樣耶~~
    很好看的故事喔~~
    我會趕快把他們看光光喔!
    感覺是個很青春的故事~~~
    超喜歡這種感覺^^
  • 謝謝支持~
    青春嗎...
    那是現階段
    到時候進入社會之後可能就不那麼青春了(炸)

    咖啡~雨天~米豆奶 於 2013/10/08 20:28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